001章 高粱地的野情

    001章 高粱地的野情

    那一年,母亲去了清水市范教授家里做了保姆,而乐小春,就留在野狼沟小姨的家里,目

    的是想让小春好好地跟着那个非常出名的妇科中药王药师学习神奇的妇科医术,将来好有个吃

    饭的营生。

    乐小春从小在城里长大,第一次来乡下,对乡下有着一种特别好奇的念头。乡里的一草一

    木,山上的小河小溪,溪里的小鸡小鸭,都会令他驻足,好奇地观赏一会。

    那时候野狼沟里有一个年老的老人,嘴里常哼着一种歌不像歌曲不像曲的调子,听起来怪

    怪的,就像人们平时所念的那种颠倒歌:

    河里石头滚上坡哎——

    寒冰结在开水锅——

    耗子咬断猫尾巴哎——

    妈妈出嫁儿打锣——

    随着老人的歌声,野狼沟又走出另一个女人,一个只穿半件衣服的神经质的女人,当她一

    听到老人唱歌,便露出黑黑的牙齿,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书,跑到老人的身边坐下来,狠狠地

    读着她的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小姨说这老人是村里的五保户,而那个神经质的女人,是五保户的女人,一个得了怪病后

    从此变得疯癫的女人。

    乐小春背着草药篓路过他们的时候,手里总会拿着一块糖,对着那个神经质的女人丢过

    去,嘴里对他们说:“哎,吃糖——”

    神经质的女人便弯腰把糖拾起,没有看乐小春,脸上是一种灿烂的笑容,却转身对着老

    人,充满某种奇怪的温柔对她的老伴说:“乖乖,听话!别闹了,娘给你糖吃!甜甜的,好吃

    得很!”

    乐小春咯咯咯地大笑了起来,接着便一溜烟跑得远远的。

    采药回家的路上,野狼沟总有许多新鲜而好奇的东西吸引着乐小春的视线,乐小春总是要

    等到天黑下来才慢悠悠地回到小姨家里。离开了神经质的女人和那个唱颠倒歌的老头之后,乐

    小春习惯性地跑到村后的小河边,河里到处游着活泼可爱的小鱼小虾,乐小春会把它们捉进自

    己的小鱼缸里,好好地养起来。

    在河里同那些小鱼小虾嬉戏,时间过得真快,很快天就黑了下来,远处的天边,已经有几

    颗星星在那里闪烁,四周的村庄,除了几声狗叫之外,慢慢归于沉寂。

    乐小春从河里站了起来,嘴角挂着那种不知疲倦的笑意,他小心地把鱼缸用手捧着,往小

    姨的家里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在路过野狼沟村后那一片高粱地的时候,乐小春突然听到一种奇怪的声

    音,从高粱地里发了出来——

    那一年乐小春正好十六岁,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一知半解,当听到那种奇怪的声音的时

    候,乐小春登时吓了一跳,仔细地听了听,发觉是一个女人嘴里发出的哼哼声。

    乐小春脑海里马上联想到以前在电影上所看到的绑架劫匪一类的情节,莫非在高粱地里,

    有劫匪绑架了一个女人?这样一想,乐小春的头皮有些发麻,于是小心翼翼地往高粱地里趟

    去。

    随着高粱地里奇怪声音越来越大,乐小春手心出汗,慢慢拨开了面前的高粱叶。

    天啦!乐小春并没有看到劫匪绑架女人的情景,相反,却看到一个男人,露着光光的屁股

    同一个女人在高粱地里拼命地扭动!

    那情景,乐小春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男人双手托着女人的腰,半个身子跪在地上,紧紧地

    抱着面前的女人,随着女人嘴里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而拼命扭动!两个人似乎痛苦又似乎幸福

    地彼此拼杀着,仿佛就要生吞活剥了对方!

    乐小春傻眼了,乐小春再不谙男女之事,此刻也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一时间,乐小春热血翻滚,一颗心几乎要跳到嗓子眼!

    乐小春发觉自己的双脚像是灌满了铅一样沉重,怎么也迈不开了!好奇心连同着怦怦的心

    跳迫使乐小春慢慢地蹲下身子,一双眼睛却格外明亮地盯着高粱地里那一对男女疯狂的情景!

    可是,乐小春只看到,高粱地里仍是那个男人光着屁股在那里拼命地向怀抱中的女人一前

    一后地抖动,却没有看到女人是什么样子!女人的整个身子,几乎都陷进了男人的怀抱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随着高粱地里那有节秦的声音不断响彻着乐小春的脑海,整个世

    界,已经没有别的声音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值到高粱地里的女人嘴里发出一阵欢愉般的尖叫,男人猛然在她的身上

    进攻着,很快就停了下来,一切风平浪静,刹时没了动静!

    乐小春眨了眨眼睛,心里模模糊糊地想,是不是就这样完了?可耳中却听到一个女人的责

    骂声:

    “糟了!讨厌鬼!你什么都弄进去了!怎么办?”

    “进去就进去了,哪个男人在这种时候能控制得了?”男人摸了摸头,有点不好意思地对

    女人说。

    &n

    sp;“怀上了怎么办?我家那个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

    “你不说是谁的种啊,别人又怎么会知道?再说,我这是在帮你治病啊!经过了这次之

    后,你的妇科病就彻底好了!要是真怀上了,你老公还得感谢我呢!”男人在那里傻笑着。

    “你个讨厌鬼!”女人握起拳头,脸上却是一脸笑容,作势就要向男人打去,却反被男人

    轻轻捉住,两人紧紧地抱作一团。

    乐小春再一次傻眼了,终于认清了眼前的女人是谁了,她是小姨隔壁邻居的花二娘!而那

    个男人,正是自己的师傅,那个远近闻名的妇科中医王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