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乱伦王中王

  我想起刚才在大厅里是她主动来找我的,于是对她说∶“嗯!妈妈,你忘了刚才是你来对我献媚的吗?而且我真得不知道那是你呀!你主动地来要求我和你作爱,你都忘记了吗?”

  妈妈听我这么一说,想起了当时的一幕,确是她自己走过来要和我有一腿的,想通的同时,她也羞愧得满脸红晕,此时的她真不敢相信己怎会这么淫荡,竟然在丈夫还活着的婚姻生活中到外面偷人,而且偷到的还是自己儿子的大鸡巴!如果此事传扬开去,往后教她怎么做人呢?又教她怎么来面对她儿子的我呢?

  于是她又用羞愧难当的声音对我道∶“玉儿┅┅这件事┅┅是┅┅妈妈错┅┅了┅┅我┅┅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你别┅┅嗯┅┅别说出去呀┅┅现在┅┅你┅┅出去吧┅┅让妈妈┅┅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好吗┅┅”

  我一见她羞红的样子,别有一番娇媚的美态,激情地把妈妈的娇躯紧紧地抱在怀里,嘴巴也不规矩地在她脸颊和粉颈上亲吻了起来。妈妈此刻就像哑巴吃黄莲一般,自己理亏又不敢大声叫喊,怕别人知道我们母子乱伦的事,但是母亲的尊严,又让她不想继续和我乱伦下去,小嘴里挣扎地道∶“哎┅┅哎呀┅┅不┅┅不行呀┅┅你不能┅┅对我这┅┅这样┅┅我┅┅我是你┅┅妈妈┅┅呀┅┅让别人┅┅知道┅┅了┅┅叫妈妈┅┅以后┅┅怎┅┅怎么做人┅┅哎┅┅哎唷┅┅不行┅┅你┅┅不┅┅不能┅┅喔┅┅喔┅┅不可以┅┅呀┅┅不能这样┅┅的┅┅妈妈┅┅不让你┅┅”

  她已经慌得语无伦次地叫着辞意不达的片段词语,可怜的妈妈,一直挣扎着想要脱出我的怀抱,但是像她这么娇媚的女人又怎能抵抗得了我正值青壮的力量 ,始终无法离开我的掌握。

  她又继续叫着∶“哎┅┅哎呀┅┅玉儿┅┅不┅┅行┅┅不能┅┅纸是┅┅包不住火的┅┅你┅┅就饶了┅┅妈妈┅┅吧┅┅我┅┅我们┅┅不能┅┅再┅┅再作爱了┅┅求求你┅┅妈妈┅┅在┅┅在求你了┅┅”

  我边抱着她丰满肥嫩的娇躯道∶“妈妈!反正你的小屄都被我的大鸡巴干过了,有什么我们不能做的事?只要你跟我密秘的在床上作爱,我当然不会傻得把这种很不名誉的事讲出去,好啦!妈妈,我们就再来干一次嘛!我刚才不是干得你很爽吗?”

  我这时正是欲火如焚的当头,根本听不进去她的哀求声,只想把大鸡巴再肏进她的小屄里销魂一次,但是妈妈还是神智清醒地左右摇摆着肥美的大屁股,让我的大鸡巴对不准她的洞口,只能在她浪水霪霪的小肉屄边磨来磨去。妈妈因为爸爸已经很久没有回家肏她的小屄了,虽然刚才被我肏得泄了几次身子,但空虚太久的小浪屄还是急着想被大鸡巴肏干才能压下她的欲火,造成她的理智和肉体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嘴里拚命地说着不要,小屄里却一直流着骚浪的淫水,尤其当我的大龟头磨到她的阴核上时,又让她骚痒得娇躯扭来扭去。

  我在她的挣动中看见妈妈那对丰满的美乳在她胸前摇来晃去,乳浪翻飞里,真是淫媚极了,连忙趴着去吸吮起那对雪白丰肥的玉乳。尝过我大鸡巴甜头的妈妈怎能档得住我这强烈的挑情动作所带给她的刺激,她已经渐渐迷失了神智,但是她的矜持和羞耻还是让她象征性地挣扎着,小嘴里叫着∶“喔┅┅玉┅┅玉儿┅┅不┅┅不要┅┅妈妈求你┅┅不要┅┅这样┅┅不要嘛┅┅求┅┅求求你┅┅不可以┅┅的┅┅妈妈┅┅拜托你┅┅不┅┅不要┅┅这样嘛┅┅喔┅┅喔┅┅”她的嘴里虽然说着不要,可是骚痒难奈的小屄已使她主动地将大屁股一直往上挺动,两条玉腿也叉得更开,好像希望我的大鸡巴赶快肏进她的小屄里。

  我见已将妈妈挑逗得浑身骚痒难受,挣动的力量也微弱了下来,就配合着她大屁股上挺的动作,大龟头撑开妈妈的阴唇,把大鸡巴肏进了妈妈的小屄里了。

  当我的大鸡巴干进了妈妈的小屄时,她已经爽得哼着道∶“哎呀┅┅喔┅┅喔┅┅进一┅┅你不┅┅不能干┅┅妈妈┅┅的┅┅小屄┅┅哎唷┅┅哎┅┅哎呀┅┅你真┅┅真得┅┅肏进去┅┅了┅┅喔┅┅不行┅┅不行呀┅┅啊┅┅喔┅┅大┅┅大鸡巴┅┅整根┅┅肏┅┅肏进┅┅妈妈┅┅的┅┅小屄里┅┅了┅┅哎唷┅┅不┅┅你┅┅不能肏┅┅妈妈┅┅这样┅┅叫我┅┅怎┅┅么做人┅┅哎┅┅哎唷┅┅不要┅┅嘛┅┅你┅┅不要┅┅干┅┅ 妈妈┅┅嘛┅┅哎呀┅┅”

  妈妈的嘴里叫我不能肏她的小屄,可是看样子她的大屁股挺动的速度却比我抽送还要快,她不时将我的大鸡巴深深咬进她的屄心里,辗磨着肥臀让大龟头揉着她的花心转,双手也伸上来将我抱得紧紧的,并主动地献上她的香吻,让我吸吮着她的香舌。

  妈妈这种闷骚的表现,让我爽快得加大了力气用大鸡巴狠 着她的小屄,这时妈妈的全身像烈火烧着一般,不停地颤抖着,她也努力地挺着、扭着、摇着、筛着她的大屁股,紧紧地拥抱着我,骚媚地叫道∶“哎呀┅┅玉儿┅┅呀┅┅妈妈的┅┅大鸡巴┅┅亲┅┅哥哥┅┅哎唷┅┅妈妈┅┅的┅┅小屄┅┅让你干┅┅麻了┅┅嗯┅┅嗯哼┅┅妈妈┅┅舒服┅┅透┅┅了┅┅哎哟┅┅哎┅┅哎呀┅┅妈妈┅┅快┅┅美死了┅┅喔┅┅喔┅┅美┅┅美死了┅┅哎┅┅喔┅┅哥呀┅┅妈妈┅┅的┅┅小丈夫┅┅大鸡巴┅┅干得┅┅妈妈好┅┅爽┅┅好舒服┅┅呀┅┅哎唷┅┅大鸡┅┅巴┅┅哥哥┅┅肏┅┅肏死┅┅妈妈┅┅了呀┅┅喔┅┅喔┅┅”

  妈妈疯狂地大叫着,这时她也不怕别人听到我们母子乱伦的丑事,那骚浪淫媚的样子像是乐到了极点,而我是越肏越兴奋,妈妈的小屄比梅子姐和丽珍妹妹的两只小骚屄肏起来更紧、更暖、更舒畅,或许这是母子乱伦的刺激让我更爱妈妈的小浪屄吧!

  补全,继续擦屁股

  我们母子在床上杀得天昏地暗,抛开了一切伦常关系,也不管所有的世俗观念,只求肉欲能够满足。我肏得大力,妈妈也挺得越快,不时把她流出一股又一股淫水的小浪屄抬高,好让我的大鸡巴肏得更深入,浪叫着道∶“哎呀┅┅好哥哥┅┅妈妈舒┅┅服┅┅透了┅┅哎┅┅哎唷┅┅妈妈┅┅的┅┅大鸡巴┅┅哥哥┅┅亲丈夫┅┅好┅┅儿子┅┅妈妈┅┅喔┅┅美┅┅美死┅┅了┅┅喔┅┅喔┅┅好儿子┅┅你的┅┅大鸡巴┅┅肏得┅┅妈妈┅┅浪┅┅浪死了┅┅哎哟┅┅妈妈┅┅要┅┅要被┅┅亲丈夫的┅┅大┅┅鸡巴┅┅干死了┅┅喔┅┅喔┅┅爽┅┅爽┅┅妈妈┅┅好┅┅好爽┅┅哎哟┅┅妈妈┅┅快┅┅快忍┅┅不住了┅┅妈妈┅┅要┅┅丢┅┅丢给┅┅大鸡巴┅┅亲丈夫了┅┅快┅┅再大力┅┅干┅┅妈妈┅┅吧┅┅喔┅┅喔┅┅”我耳里听到妈妈说她忍不住快要丢了,虽然我也很爽,但是为了将来的长久之计,我强忍着趐麻的感觉,突然迅速地抽出我的大鸡巴,静静地伏在他*的娇躯上。

  我这一片面停止干屄的动作,可把妈妈给急坏了,只见她更用力地抱紧了我,猛力摇着她的大肥臀,想要把大鸡巴吞进她的小屄里,小嘴里更是气急败坏地道∶“哎呀┅┅亲丈夫┅┅你┅┅你怎么┅┅把┅┅哎唷┅┅把┅┅大鸡巴抽┅┅出去┅┅嘛┅┅喔┅┅喔┅┅妈妈┅┅浪得┅┅正┅┅爽着┅┅要丢你┅┅怎么┅┅停了嘛┅┅亲┅┅哥哥┅┅你┅┅坏死了┅┅快嘛┅┅快来再┅┅干┅┅妈妈┅┅的┅┅小浪屄┅┅嘛┅┅哎唷┅┅妈妈┅┅受不了┅┅不┅┅不要再┅┅折磨┅┅妈妈了┅┅嘛┅┅亲丈夫┅┅你┅┅害死┅┅妈妈┅┅了┅┅求┅┅求求你┅┅亲哥哥┅┅快把┅┅大鸡巴┅┅肏进来┅┅嘛┅┅只要┅┅你┅┅再干┅┅妈妈┅┅的┅┅小屄┅┅要┅┅妈妈怎┅┅样┅┅都可以┅┅哎唷┅┅快嘛┅┅妈妈┅┅痒死了┅┅喔┅┅快嘛┅┅”我见她如此着急的骚浪模样,得意地对她说道∶“妈妈!要我再干你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要继续干你的小浪屄。”

  妈妈急急地问道∶“哎┅┅你真的┅┅急死人了┅┅不要┅┅整妈妈了┅┅快肏进来┅┅嘛┅┅再干┅他*的小屄┅┅再说嘛┅┅喔┅┅好嘛┅┅好嘛┅┅什么条件┅┅妈妈┅┅答应就是┅了┅┅真是┅┅急死人了┅┅喔┅┅喔┅┅”

  我道∶“妈妈!我的条件是以后还要再干你的小屄,既然我们有了肉体关系,就让儿子来安慰你的小屄嘛!”

  妈妈羞得不好意思地道∶“嗯┅┅这┅┅这怎么┅┅可┅┅可以┅┅妈妈┅┅是有┅┅丈夫的┅┅女人┅┅呐┅┅他*的┅┅丈夫┅┅还是┅┅你的┅┅爸爸呢┅┅怎┅┅怎么┅┅可以┅┅和┅┅和你┅┅”

  我威胁她道∶“好吧!妈妈,这是你的说法喔!既然这样,我不肏你了,我要走了。”

  我假装要离开的样子,急得她玉手紧抱住我,像是怕我不肏她了,娇艳的她献媚地道∶“哎呀┅┅妈妈┅┅不好意思┅┅答应你嘛┅┅你┅┅坏死了啦┅┅你┅┅你的┅┅大鸡巴┅┅把┅┅妈妈┅┅肏得死去┅┅活来┅┅妈妈┅┅不能┅┅没有你的┅┅大鸡巴┅┅了┅┅妈妈爱┅┅死┅┅你的┅┅大鸡巴┅┅了┅你是他*的亲亲小丈夫┅嗯┅┅嗯哼┅┅好嘛┅┅好嘛┅┅但┅┅但是┅┅你要┅┅把┅┅这件事┅┅保密呀┅┅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喔┅┅你┅┅答应妈妈┅┅嗯┅┅妈妈就┅┅继续┅┅和┅┅和你┅┅肏┅┅肏屄┅┅好吗┅┅”

  我答应了她的要求,她也答应了我能再继续肏她的小屄,我们两个交换条件,皆大欢喜的母子,继续刚才那场情欲奔放的大战。

  这次我要妈妈趴跪在床上,想从她大屁股后面干她的小屄,妈妈柔顺地照我的吩咐做了,并且将跪着的两只玉腿分开,让我从她的屁股沟后面能看到她的小屄,方便我大鸡巴的干进。我握着大鸡巴在妈妈浪水流得满屁股的小屄口上一顶,因为有她淫水的帮助,很顺利地就干了进去,几十下的干弄,就把妈妈肏得又淫荡了起来,只见以狗爬式趴在床上的妈妈,一个粉白嫩圆的大屁股不停地以我的大鸡巴为中心,摇晃着她的大肥臀,两片被大鸡巴左右撑开的阴唇旁边,不时地流出一股股的淫水,我的大鸡巴在他*的小屄里一进一出地抽送着,妈妈哼着迷死人的浪哼声道∶“喔┅┅喔┅┅好┅┅好大的┅┅大鸡巴┅┅哎呀┅┅妈妈┅┅又要┅┅爽死了┅┅哥哥┅┅大鸡巴哥┅┅哥┅┅你┅┅顶得┅┅妈妈┅┅好舒服┅┅哟┅┅喔┅┅啊┅┅啊┅┅大鸡巴┅┅哥哥┅┅好厉害┅┅喔┅┅肏得┅┅妈妈┅┅喔┅┅嗯┅┅嗯┅┅会死┅┅在┅┅哥哥的┅┅大┅┅鸡巴┅┅下┅┅的┅┅噢┅┅噢┅┅妈妈┅┅受┅┅受不了┅┅啦┅┅要┅┅丢┅┅丢出┅┅来了┅┅哥呀┅┅亲哥哥┅┅妈妈┅┅要┅┅你的┅┅大鸡巴┅┅干┅┅小屄才┅┅会┅┅爽┅┅喔┅┅喔┅┅妈妈┅┅要┅┅要来┅┅了┅┅妈妈要┅┅丢给┅┅会干屄┅┅的┅┅好儿子┅┅大┅┅鸡巴┅┅亲丈夫┅┅了啊┅┅啊┅┅啊┅┅妈妈┅┅丢┅┅丢了┅┅喔┅┅丢出┅┅来┅┅了┅┅喔┅┅喔┅┅”

  我趴在他*的背上,伸手在她晃动不已的乳房上揉捏紧搓着,听着妈妈骚媚淫浪的叫床声,婉啭娇啼地承迎着我的肏干,大鸡巴传来一阵阵舒爽的快感,终于在她泄了三、四次身子后,伏在她的大屁股上,大鸡巴紧紧地肏在小屄心里,射出了一阵又一阵的浓精,美的妈妈淫叫不已:“好美啊,爽死了……他*的好儿子……浪妹妹的亲哥哥……大骚妇的小丈夫……好烫的精液……妈妈会怀孕的……就让人家给……小丈夫生个胖儿子吧……”两个人都丢的舒舒爽爽的,也累得迷迷糊糊地昏睡了过去,也没有力气再去清理善后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还是我最先醒了过来,发觉还压在妈妈那身欺霜赛雪的娇躯上,大鸡巴肏在他*的小肥屄里,虽然已经软了下来,但还是被她的小屄嫩肉紧紧夹住。我温柔地吻了吻他*的小嘴,把她吻醒了,一股羞怯和甜蜜的表情充溢在她的娇靥,刚才那阵缠绵缱绻的性爱大战,已经突破了我们母子之间的藩篱,这种婚姻之外偷情的滋味让妈妈永难忘怀,比起爸爸那三分钟热度的速战速决,更坚定妈妈暗暗做我地下情妇的决心。

  我意犹未尽地抚揉着他*的丰满肥乳,捏捏她的奶头,妈妈也甘心情愿地把她的小香舌吐进我的嘴里让我吸吮,两人的手在对方的身上互相探索着,双舌翻腾搅动,唾液互流,真是人间一大乐事,快意至极。

  “妈妈,我爱你,你真是人间第一尤物,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拥着妈妈,双手使劲揉着她那肥美圆滚的大屁股。

  “哦……我也爱你……我的……好儿子……哦……我的亲哥哥……他*的小丈夫……人家以后就是你的亲妹妹……就是你的亲老婆啊……你可不要抛弃人家啊……”妈妈娇羞地哼着。

  “我叫你凤姐姐,好吗”我亲着妈妈羞红的俏脸。

  “不嘛,人家才不要你叫人家姐姐呢,你要叫人家妹妹嘛,人家是我玉哥哥的亲妹妹嘛……”说着,妈妈满面娇羞地把羞红地俏脸埋在我的怀中。

  “我的好凤妹妹,以后你就是哥哥的亲亲小老婆了,我要天天用大鸡吧干你的小骚洞洞,好不好?” “你坏嘛……”妈妈娇声嗲气,紧紧搂抱我,再次献上她热情火辣的热吻。

  强奸姨妈——田美凤我小心翼翼地褪去姨妈的礼服,全身丰盈雪白的肉体只留下那黑色半透明,镶着蕾丝的奶罩与三角裤,黑白对比分明,胸前两颗酥乳丰满得几乎要覆盖不住,我吞咽一口贪婪口水,用手爱抚着酥胸,摸着捏着十分柔软,富有弹性的两团肉球,趁着姨妈酣睡未醒,轻柔地褪下了她那黑色的三点式小裤衩,姨妈就此被剥个精光,横陈在床浑然不知,赤裸裸的她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红晕鲜嫩的小奶头、白嫩圆滑的肥臀,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耻丘和浓黑的 阴毛是无比的魅惑。姨妈浑身的冰肌玉肤令我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我轻轻爱抚姨妈那赤裸的胴体,从姨妈身上散发出阵阵的肉香、淡淡的酒香,我抚摸着她的秀发、嫩软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轻撩,游移在姨妈那对白嫩高挺、丰硕柔软的浑圆大乳房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细小可爱的乳头,不久敏感的乳头变得膨胀突起,我将姨妈那双雪白浑圆的玉腿向外伸张,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丛林中央凸现一道肉缝,屄口微张,两片阴唇鲜红如嫩。我伏身用舌尖舔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更不时将舌尖深入小屄舔吸着。

  “嗯…哼…啊…啊…”生理的自然反应,使得酣醉未醒的姨妈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呻吟声,小屄泌出湿润的淫水,使得我欲火高涨、兴奋异常,左手拨开姨妈那两片鲜嫩的阴唇,右手握住粗巨的大鸡巴,对准了姨妈那湿润的肥屄嫩逼,臀部猛然挺入,“滋!…”偌大的硬鸡巴全根尽没小屄。

  这用力一肏,使得酣睡中的姨妈倏然惊醒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竟一丝不挂的被光溜溜的外甥压住,那下体充实的感觉,让她发觉自己被外甥奸淫了,姨妈顿时醉意全消、惶恐惊骇:“玉儿…你、你干什么……不要……不可以啊……”姨妈颤抖得大冒冷汗,双手猛推我,她的一双凤眼急得淌下了眼泪:“呜……不、不能啊……你不能这样的……我、我是你的姨妈呀……玉儿你不可以乱来……”我惶恐哀怨的乞求着:“心爱的姨妈……你实在太、太美了……美得让我爱上了你………”“啊………不要………你怎能对我这样呢………你放开我………”我抽送着大鸡巴:“我爱阿姨你…。我要享受你美丽的肉体…。”“哎哟。…。玉儿,你疯了 …。这、是乱伦呀…。”姨妈肥臀不安地扭动着、挣扎着:“不要啊……你怎么可以对阿姨乱来……你、你不可以……”我一边用巨大鸡巴抽肏着,一边在姨妈的耳根旁尽说些猥亵挑逗的言词。

  “阿姨……我、我会让你舒服的……你以后不要用假鸡巴了……我要让你重温做爱的快乐……”假鸡巴的秘密竟被我发现了,姨妈立时自觉惭羞得满脸通红,在我眼里显得妩媚迷人,反而更加深我占有姨妈胴体的野心,加把劲的九浅一深把粗又长鸡巴往肉紧的小屄来回狂抽猛肏,肏得久旱的姨妈阵阵快感从肥屄嫩逼传遍全身、舒爽无比,狂热的抽肏竟引爆出她那久未挨肏的小屄所深藏的春心欲焰,正值狼虎之年的姨妈完全崩溃了,淫荡春心迅速侵蚀了她,那久旷寂寞的小屄怎受得了那真枪实弹的大鸡巴狂野的抽肏,虽是被我奸淫占有了,但她身体生理起了涟漪,理智渐形沦没,它抵抗不了体内狂热欲火的燃烧,淫欲快感冉冉燃升而起,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全身细胞,姨妈感受到小屄内的充实,敏感的阴核频频被碰触使她快感升华到高峰。

  “啊……喔……”姨妈发出呻吟声娇躯阵阵颤抖,她无法再抗拒了。姨妈誓为老公守寡,未曾和别的男人有着亲密交往,不料守身数年的她,竟然在家里旷的闺房中被亲外甥奸淫了,膨胀发烫的大鸡巴在姨妈小屄里来回抽肏,那充实温暖的感觉使她不由得亢奋得欲火焚身,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其他的男人玩弄,这般不同官能刺激却使她兴奋中带有羞惭,姨妈眼神里似乎含着几许怨尤,怨疚的是婚宴上眼见他人新婚欢笑,相较之下深确感到自己孤独凄凉,触景伤情不禁多喝几杯,藉酒消愁,不料却误了自己的清白。激发的欲火使她那小屄如获至宝,肉紧地一张一合的吸吮着龟头,姨妈久未挨肏,那小屄窄如处女,我乐得不禁大叫:“喔……美阿姨……你的小屄好紧……夹得我好爽啊……”大鸡巴犀利的攻势,使姨妈舒畅得呼吸急促,双手环抱住我,她的肥臀上下扭动,迎挺着我的抽肏,粉脸霞红羞涩地娇叹:“唉………你色胆包天………你竟敢奸淫了姨妈………我一生名节被你全毁了………唉………你好狠啊………”“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