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我是一名男护士

    第四章:欲望牢笼,悲极而喜






  「啊!」一声惨叫后,老汉就倒在了地上。


  柳青媚完全不顾及自己的伤势,快跑过来扶起受伤倒地的我,紧张的问道:

「陈浩,没事吧。」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柳青媚对我这么紧张,心中一暖,笑着回答:「没事,

死不了,你真的救了我一命。」


  柳青媚看到我没事,吊起的那颗心一下子就放了来,说道:「是你救了我才

对,如果不是你,我刚才已经……」说到激动之处,柳青媚眼泪又流了下来,哽

咽难言。


  我笑了笑,看向柳青媚,连哭都是那么的动人,便开玩笑的说:「那就是一

命换一命了,我们算不算生死之交了。」


  本来正在哭泣的柳青媚给我逗了一下,布满了脸痕的漂亮脸蛋上又重新出现

了笑容,诱人的嘴角勾起了迷人的弧线。


  但没等我们两人沉醉于喜悦中太久,更大的麻烦就来了。


  「我操,他们把老爷子杀了!大家快过来!」只见一壮汉,指着被打倒在地

的老汉,向其他包围医院的家属喊道。


  「快跑!」这是我的第一反应,也不想解释太多,解释他们也不会听。


  我连忙捉着柳青媚的玉手,一同往产房里飞奔而去,但发现里面都是一个其

他出口都没有。


  「怎么办,没出口。」我着急的说道。


  「躲进这个房间!」柳青媚指了一下旁边一个放杂物的小房,似乎是一个不

错的选择,房间的门非常厚重,以前似乎是存放什么贵重物品的地方。


  我急忙拉着柳青媚的手躲了进去,把厚重的铁门关上。


  不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了一连串的打砸的声音,接着,铁门似乎外面受到了非

常猛烈的撞击,但厚重的铁门却仍然完好无损。


  「我操,这他妈的什么门,怎么砸都不开。」门外传来了一阵阵的叫骂声。


  「你们进去了,就别想出来!」其中一人向我们叫嚣道。


  似乎还不解气,他们继续用各种方法砸门,因为房间空间小的关系,巨大的

碰撞声回转到房间每一个地方,吓得柳青媚赶紧捂住自己的耳朵,躲在房间的角

落里。


  看到她现在狼狈,又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一阵心痛,赶紧过去把她抱在怀里,

而后者似乎没拒绝,真的受到了惊吓,像小鸟依人一般依靠在我怀中。


  我们两人就这样不知不觉的睡着了,门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动静。


  房间很小,放了许多杂物,只有一个在墙边高处,小小的窗户连通着外边,

犹豫一个暗房一般,不说我们没办法从小窗户里爬出去,就算我们爬得出去,也

是在三楼这么高地方。


  月亮的霞光通过房间里小小的窗口折射进来,刚好打到了我们身上。身上一

道道的伤口把我从睡梦中痛醒,我来不及查看自己到底有哪些地方受了伤,在阴

暗的环境下也看不清楚,只感觉浑身都疼痛,刀痕淤伤都没办法分清。


  我借着霞光看着躺在我怀里睡着了的柳青媚,嘴角轻轻的勾起了笑容。


  或许也只有这种情况,我才能把高不可攀的她抱在怀中。


  虽然柳青媚的脸上已经布满了分不清是血迹还是灰尘的污垢,但仔细查看去,

还是能看出白里透红,弹指可破的滑润肌肤,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

她的容颜。


  或许是太累了,我偷偷的用手指在她漂亮的脸蛋上划过,她也没察觉。我感

受着她的皮肤所带来的的柔润,闻着她身上传来的处子芳香,虽然其中夹带了血

腥与汗水的异味,但影响不到享受这刻的美好。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和她的那个他结婚,想到这里,我不禁更用力的把柳青媚

抱在怀中,似乎只有现在这一刻的她才是只属于我一人的。


  或许是因为我太用力,弄到了她的伤口,只见她微微的喊了下,「痛!」


  柳青媚缓缓地打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其他男人怀里,小脸微红,立即

挣扎推开了我。


  「痛!」我们两人齐声说道。毕竟两人确实已经满身是伤,在危急情况下忽

略了疼痛,但现在所有痛觉都一下汹涌出来。


  孤男寡女在一个小房间里,清醒后的我们两人突然感觉有点尴尬,似乎想到

刚才我们的情况,柳青媚整个小脸都红透了,一直心不在焉的,不敢正视我的双

眼,显得有点可爱。


  抛开了我们上下级的身份,把我们之间的年龄去丢,她毕竟还是30未到的

女生。


  我首先打破了沉默:「我去看看他们走没。」


  强忍着全身各处传来的疼痛,尝试打开铁门,却发现我们被反锁了。


  「有人在外边吗?喂!有人吗?」任凭我怎么呐喊,还是没有回应。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机,正想掏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已经不知道丢在那

里去了。


  柳青媚得到了我的提示,也连忙拿出自己的手机,还好她的手机还在,只见

有十几个未听电话,并且收到了一条短信写着:青媚,现在家属把整层楼都占据

了,不给外人进来,把你们当人质了,一定不要开门!警察已经来了,等我们处

理。


  「打个电话问问,大概要多久。」我说。


  「不行,现在没有信号了,而且只能屏幕显示,按不了键,可能屏幕摔坏了。」


  柳青媚无奈的说道,显得非常失落与担心。


  「我都是我害你了,现在我们被困在这里了。」柳青媚内疚的说道,双眼泛

起了泪光。


  我见此连忙扯开了话题,说:「我找找这里有什么能用的,先处理一下我们

的伤口吧,要不这时候感染了就麻烦。」


  我托着疲倦而又疼痛的身体在房间的翻倒了一圈,还真的给我找到了些不知

道过期没有的消毒液、沙快棉球,还有一些不知道谁藏在这里的面包饼干,和一

瓶盒装饮料。


  我笑了笑道:「看来你的手下有比较贪吃的人在。」并且拿起了那些食物示

意了一下。


  「哎,这些人,真的说不听,都规定了不准带零食进产房,居然还偷偷藏了

一点,等出去了我一定要再整顿一下纪律。」柳青媚见到那些食物叹了口气,无

奈说道。


  「好了好了,领导,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我们先清洗一下伤口吧。」我

笑了笑还一面领导风范的柳青媚,说道。


  「要不,你先处理一下你自己吧。」见我似乎打算先把她清洗伤口,柳青媚

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婉转的推让道。


  「我一个大男生,忍一下就好,倒是你们女生差一点,东西也不多,帮你处

理先吧。」


  「我……,不是,我……」柳青媚欲言又止。


  「怎么了?伤口在哪里?我帮你清洗包扎一下。」我疑惑的问道。


  只见柳青媚低着头,轻声的说道:「背上。」


  「这个有什么害羞的,把衣服脱了吧。」我边准备着消毒的东西,边说道,

但很快就发现了不妥、「不……不是!柳护长,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我是说。」我整个脸都红了,生怕她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要占她便宜。


  「没事,我们都是医护,平时都教导病人,不要太过在意男女之分。」只见

她红着脸,咬了咬下唇说道,同时背过身去,开始解开她那早已经被血和污迹弄

得不成形的护士服。


  我没想到柳青媚居然这么爽快的同意了,让本来就想帮她消毒包扎的我反而

有点不知所措了。


  只见她背对着我,缓缓了解开了护士服的纽扣,把衣服往背下拉着,慢慢的

露出了轮廓分明的玉背,还有线条优美的蛮腰。


  或许是有衣服的阻挡,在月亮的霞光下能看清晰她洁白光滑的皮肤上只有一

些早已经干结的血痕。


  「这,这里真的有一个刀痕,不是太长,应该没有深到脏器里,消毒一下就

好。」我强忍着咽喉传来的干渴感,哑声的说道。


  这时候的我心跳不断加速,脸蛋甚至整个人都感觉烫烫的发热,没想到柳青

媚居然在我脸前宽衣解带,露出了自己的玉背。


  不知道是不是害羞的原因,柳青媚并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双手紧紧地

抓着半脱的衣服,似乎非常紧张。


  「放松点,我们都已经生死之交了,我会帮你处理好伤口的。」看到她怎么

紧张,我缓解一她的情绪,所以又开玩笑道,但对方还是没有回应。


  本想调节尴尬气氛的我,一下子明白柳青媚紧张的不是伤口,而是男女之别,

我暗骂自己一句笨蛋,就没打算说话,就想快快结束着尴尬的事情,但又遇到了

另外一个问题。


  「那个,那个柳护长,这个伤口,好像刚好在你的胸衣背部的纽扣旁边。」


  我强忍着已经跳得飞快地心跳,干哑地说道。


  柳青媚只是身体颤抖了一下,可能她也没想到会这样,轻轻地说道:「现在

你是治疗的人,按你的想法做就好。」


  「那,那我解开它了。」我胆怯地试探性说道。


  「嗯。」柳青媚点了点头。


  我与她认识的时间不长,却曾经幻想过与柳青媚有肌肤之亲,但没想过是这

种情况下解开她的内衣。


  我伸出了颤抖的双手,然后慢慢解开她背部的胸带纽扣,紧张起来的我,居

然发现自己打不开纽扣!


  看着因刀刺的原因快要断了的胸带,我干脆再试探性的询问:「这快烂了,

我干脆把它扯断,而且上面都是……。」


  没等我说完,柳青媚就立即回到:「没关系,我说了听你的。」确实,她这

件胸衣已经又脏又破,似乎丢掉更好。


  我颤抖的双手抓住了快要断的胸带两头,手指刚好触及了她滑润的肌肤,心

里就更加紧张,柳青媚似乎也感觉到了我手指的触碰,只是扭动了一下身体,并

没有做出什么拒绝的回应,我安下了心来,一用力,把胸带扯断,让伤口完整的

露了出来。


  柳青媚也感觉到了胸带了脱落,双手带着半脱的衣服,轻轻的盖在自己胸前。


  我仔细地清理她的伤口,心里又是紧张又是激动,忍不住在想她胸前的春色

究竟是怎么样的。


  「好了。还有其他伤口吗?」我用沙快把柳青媚玉背上的伤口盖住,占上了

胶布说道。


  「我也不知道,混身上下都有点痛。」柳青媚背对这我,居然直接把已经烂

了的胸衣从衣服里抽了出来,放在一旁,看得我欲火焚身,不过没等我仔细欣赏,

柳青媚已经从新套上了衣服。


  心想着,她胸前的两只大白兔这时候应该完全得到了解放了吧。


  「我以前在急诊实习过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遇到比较多这种多发伤,我帮你

全身检查一下吧。」似乎是因为刚才的肌肤接触没有受到拒绝,我胆子大了起来,

开始有打起来小心思,不过说的倒是实话。


  「这个,我知道,但是这里这么暗,你看得清楚吗?」柳青媚反问道。


  我生怕她看出我的小心思,连忙解释道:「不,不一定要看,我按到哪里,

你如果痛,我再在霞光下的位置看清楚一点就好。如果有其他伤口没有处理好,

感染就麻烦了,而且处理不好容易留下疤痕,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


  我连哄带吓地说道,但是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


  柳青媚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回道:「好吧。」女生其实最怕的就是留

下伤口。


  我周围拿起了几块纸皮,铺在地上,让她躺在了上边。


  「柳护长,我开始了,你不会介意吧,如果我压到痛的地方就说一下。」我

再次确认到,生怕被当成我占她便宜,虽然我就是带着这种想法的。


  「没事,我不介意的,你开始吧。」柳青媚闭上了双眼,静静的躺在纸皮上,

在霞光下可以隐约看出她的婀娜多姿的体态,修长的双腿,虽然有白色半透明的

裤袜覆盖,但仍然有非常大的吸引力,心想着如果换上了黑丝应该会有别样的性

感魅力。


  因为柳青媚的顺从反应,我的胆子更大了,居然起了一丝的色心,可是任凭

任何一个正常男人,与如此尤物共处一室,也会生起这样的想法,更何况机会难

得,过来这座山,就再遇不上这座庙了。


  我双手首先同时轻轻的压在她的双足上,双手传来了她身体的温热与裤袜所

带来的细腻。


  「痛不痛?」我每压一个部位就问一下,然后缓缓的往上检查去。


  「不痛。」柳青媚害羞的闭着双眼轻声回答道。


  我继续往上,一直到小腿,慢慢的压到了大腿。


  我的心跳现在跳了飞快,双手又开始颤抖了,没想到我还能触碰到心中女神

的大腿,双手掌感受着她双腿所带来的充满弹性的触感,估计放慢了速度,假装

认真的在柳青媚的大腿上左扭右扭,甚至把手偷偷的伸到了大腿内侧。


  「嗯!」似乎感觉到了自己大腿内侧的异样,柳青媚轻鸣了一声,但并没有

拒绝。


  原本只想占点小便宜的我,还真的发现大腿内侧有个小伤口。


  「痛!」柳青媚轻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