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我是一名男护士

    第十章:新的患者





  事后刘晓燕只休息了一会儿,就跑进来了病房的厕所,从外边隐约可以听到

呕吐与哭泣的声音,让本来心里非常顺畅的我,突然不安起来。



  这不安,是对自己的不安,也是对李晓燕的不安,也是对刘全的不安。


  我怕李晓燕来个鱼死网破,我也怕现在的刘全会起什n么不好的想法,同时对

自己的行为非常内疚,这等同于犯罪。


  「兄弟,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躺在床上的刘全突然问道。


  我苦笑着说:「你也有不敢说话的时候吗?」


  「兄弟,听起来可能不好听,但我真把你当兄弟,我才对你说,要不我爽完

就完事了。」


  「知道……知道……你说吧。」我有点不耐烦的说道,毕竟现在我的心情已

经非常凌乱。


  「色字头上把刀,我大概猜到你们是什么事情,但是,兄弟,你是个好人,

你前途一片光明,真的,我可以体会到你真心是为你的病患着想的。」


  「一片光明?你是不知道我们圈子的情况吧。」我苦笑着说。


  「我不了解你们,但是我也是经历过一些事情,明白些道理,你不同我们道

上的人,有的时候可以肆意妄为,你是有梦想,有理想的人,你刚才是在玩火知

道吗?万一出事了,你就完了,人有多风流就有多堕落,我也曾经风光过,但你

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所以我奉献你一句,不要碰这些事情,女人多得是,可以哄,

可以泡,需要用这些手段吗?泡不上也不用自暴自弃,也不需要糟蹋别人啊,你

……」


  我心里一阵郁闷,本来听得聚集会神,以为他要说什么大道理,怎么知道他

是以为我泡不到刘晓燕所以用强的。


  「停!停!停!你可能有点误会,我一时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我听刘全

越说越歪,立即打断道。


  「可是……」刘全正想说话,我又打断了。


  「如果你当我兄弟,今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OK?对不起,把你扯进来

了。」


  「你说什么就什么兄弟,你不需要说对不起,我还要感谢你了,我都想都没

想过这么……」刘全又开始兴奋起来,或许是因为他不能动的关系,把所有的精

力都放在了嘴巴上。


  「好了,刚刚才对我说不提。」我无奈的说道,这时候厕所的门却打开了。


  我眼看打开的房门,脑海里思绪转换千万遍,我第一句说什么好,经过刚才

的事,我不知道怎么面对李晓燕,刚才似乎真的太冲动了,现在后悔莫及。


  但新整理好了自己的妆容的李晓燕,出来后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低着头,快步走了出去,不过我说一句话的机会,当然连道歉机会都没有。


  我就这样默默的坐在刘全的病房里,脑海里其实是一遍空白,什么都不想想,

而刘全似乎也明白我,也静静的躺着,直到呼叫铃响了。


  「刘全!刘全!你在吗?」是陈护长的声音。


  「我在这里。」我从对讲机上回答道。


  「可终于找到你了,电话又不听,上班时间跑哪里去了!」


  我还是第一天听到陈护长骂我,连忙拿出手机,确实有十几个电话没听,便

狡辩道:「不好意思,我在刘先生这边换药,所以没听到电话。」


  「换药?他不是几天才换一次的吗?你赶快过来VIP1室。」


  「好!立即来。」VIP1室也是独立单间,但是条件却好很多,一般都有

专人护理跟踪,但是价格较贵,专门为要私隐的权贵设置的,不过自己医院的人

也可以以一般的价格居住,这或者也算是一种员工福利吧。


  我走进了VIP房,见院里的几个领导,还有陈护长都围在病床旁,似乎讨

论着什么。


  「陈浩,你总算出现了,你们应该也认识吧。」陈护长问道。


  我看了看床上的人,是个年轻女性,全身多处都有淤伤,蓬松的波浪式长发

似乎有点凌乱,双眼泛起的红丝,精致的脸蛋上已经布满了泪痕,鼻子高顶,红

润的嘴唇显得特别性感,也算是闭月羞花之容,但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她就是你之前妇产科的同事,怎么就忘记了?」院里其中一位领导不满的

说道。


  「戴璇璇?」想起了出事那天,那个与我有亲密接触的那个护士,可是说实

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真容,之前她还是带着口罩帽子。


  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做了太多好事,这辈子遇到的女人不是沉鱼落雁就是闭

月羞花,看到戴璇璇又勾起了那天的回忆,那个肥厚的臀部的触感,脸不禁一烫。


  「是的。」陈护长回答道。


  「她是怎么啦?」我好奇问道。


  「应该和袭击你的,同一伙人干的。」哪位领导说道。


  「什么?他们不是关起来了吗?」我心里非常震惊,他们现在应该在被关起

来才对的,怎么,又出来作恶了?所以戴璇璇是给他们袭击了?


  「是捉起来了,不过没有出人命,市里说医院理亏在先,所以除了伤害你们

的主犯,其他人只是行政拘留15天。」领导说道。


  「他是?」戴璇璇应该也没认出我,带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楚楚可怜的问道。


  「他是陈浩啊?你们之前是同事啊?」陈护长奇怪的说道。


  「陈浩?」戴璇璇秀眉一皱,似乎在思考什么,就惊讶的说道:「那个新来

的?」


  她用带着泪光的大眼睛,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盯着我,似乎是征求我的确

定。


  我给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呀,挠了两下后脑勺的头发,点了点头。


  「所以,那次在我后边的是你?」戴璇璇进一步好奇的问道。


  我操,她不会现在秋后算账吧?我心里不禁慌张起来,但还是在僵硬的脸上

强挤了出了点笑容,无奈的点了点头。


  戴璇璇似乎又在回忆什么,然后用肉眼可见的速度,由耳垂开始,整个小脸

慢慢的红了起来。


  「你们一个科室的怎么会不认得啊?」陈护长奇怪的问道。


  我只能慢慢的解释来龙去脉,那边事出突然,而且我们都带而来口罩帽子,

根本没看清对方的样子。


  「好了,其他不说,陈浩,最近你就辛苦一点,由你来负责照顾戴璇璇。」


  「我?」


  「他?」


  「不行!」我们异口同声地说道,听到对方的声音,我们都对看了一样,然

后不好意思的侧过头去。


  「你们怎么也算是同是天涯伦落人啊,怎么这样子呢,陈浩,你出事的时候,

单位也是安排了专人照顾你啊」领导不满的说道。


  「可怎么就安排我啊?单位这么多人?而且找个女同事不是跟好吗?」我说

道。


  这时候陈护长就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说道:「这我明白,可是其他女同事都

比较担心,而且最近比较忙,大家管辖的患者比较多,而且你还是男生,也算是

当时人,院里也不想太多人接触这事情,所以……」


  「好吧,那就交给我吧。」陈护长说得比较隐喻,但也是很明白了,单位的

人怕戴璇璇还会被人报复,怕给牵连了,所以都不敢来照料,而且真的比较忙,

也抽不出专人过来,同时单位也不想太多无关人员知道太多事情,所以刚好给人

投诉,而且比较清闲的我,也是男人也是当时人的我,正好是合适的人选。


  「放心吧,我们会安排保安不定期巡查的。」领导拍了拍我肩膀就离开了。


  陈护长也交待了两句,接下来我就专门负责戴璇璇,原本我负责的病房会安

排给其他人,接着就离开了,整个病患很快就只剩下我和戴璇璇两个人了。


  病房里突然安静起来,让我有点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想过无数次与戴

璇璇相遇,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也没准备好怎么解释当天的事情。


  「那天,对不起!」戴璇璇反而首先打破了沉默,突然红着脸,低下头,闭

住双眼,不好意思的说道。


  「对……对不起?」我一脸懵逼,心想着,姑娘你逗我玩吧?不是应该我说

对不起吗?


  「那天,那天情况比较危急,所以……。」戴璇璇红着脸低头问道。


  「没事!没事!」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尴尬的说道,事后我直骂自

己的傻逼,因为明明是自己占了别人便宜。


  「不是……不是,我是说我不是有意,让你……」戴璇璇似乎有点急着,有

点语无伦次。


  「什么有意?不是很明白?」我也让她弄得有点焦头烂额的,不知道她表达

什么。


  「我不是那样的人!那时候情况危急,没有顾全到后边的你!」戴璇璇终于

鼓起了勇气,一口气说了出来。


  「啊?」我有点弄不清楚状况了,脑海立即思索起来,「难道这女人,觉得

是她的问题?这人不会这么单纯吧?」我心里想,但嘴里却又试探性的问道:

「是我对不起才是,那天我看你很生气呢。」


  「我……我……我那天是很生气,长这么大,还是,还是第一次被人……」

戴璇璇整个脸红得通透,越说越下,最后干脆整个脸埋在被子里。


  「我……我也是第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了光良《第一次》这首歌

的MV里的那对情人的对话,就脱口而出了。


  「啊?」戴璇璇用被子挡住自己,只露出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惊讶的说

道。


  「我……我……」我心里暗骂自己真是个大傻逼,总是不经脑子就说话,现

在更加尴尬了。


  「我听说了,你和柳护长的事情了。」反而是戴璇璇先扯开了话题。


  「什么事?」听到柳青媚,我立即来神了,「就是……就是你保护她的事情。」

戴璇璇低声的说道。


  我好奇的望向戴璇璇,当眼神与戴璇璇水汪汪的大眼睛接触之时,有种说不

出的感觉,似乎能从中看出一点崇拜与仰慕在里面,弄得我有点不好意思。


  「那……那没什么。」我挠着自己的头发说道。


  「我相信你不是她们口中说的那样。」戴璇璇揉了揉自己红红的耳垂说道。


  卧槽!我心想着难道李晓燕说的事情已经传到其他科室了?那个婊子!


  「能用生命保护其他人的人,一定不会是坏人 .」戴璇璇摸了摸自己像红苹

果一样的脸蛋继续说道。


  「没……没有那么伟大啦。」被别信任的感觉真的很好,我心里感觉暖暖的,

不禁自信起来。


  「能和我说说天发生了什么吗?」戴璇璇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左问右问,而我

当然不怕把我的英雄事迹说出来,当然把我和柳青媚暧昧的情节去掉,现在想起

来除了警察,戴璇璇还是第一个问我那天的情况的。


  「啊!那你不就是差一点就死掉了?」说到紧张的地方,戴璇璇用小手扶着

自己红润的小嘴,完全没有了刚才那种害羞的情况。


  「那肯定没死啦,死了,我还会在这里吗?」我笑了笑说道。


  在一番的接触后,我发现戴璇璇真的是那种很天真的人,后来我才知道,那

天妇产科的事情后,她自己就哭着一整天觉得自己给人占便宜了,不过接着就发

生了那单医疗事故,所有的精力都被这事情吸引了,直到我和柳青媚被劫持当做

了人质后,然后听到我冒着生命危险就了柳青媚,就对我改观了,觉得我是那种

很勇敢很正直的人,所以反过来觉得那天是她自己弄到我了,是她自己误会了我,

甚至还怕我把她当成随便的人。


  「我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单位会安排你来照顾我啊?不会觉得我可能会有

生命危险,所以特意把不怕死的你安排过来吧。」戴璇璇突然像想到了什么,像

个可爱的小朋友一样,用夸张的表情说道。


  确实是很可爱,而且还是戴着这副美丽的脸蛋,有很强的杀伤性,我看着她

心想着,似乎长得漂亮,做什么表情都会吸引人。


  「你想多了吧,只是单位现在可能都把我们当成是麻烦的人,所以待在一起

控制,也方便保护我们吧。」我笑了笑,解释道。


  「麻烦的人?」戴璇璇不解的问道,歪着脑袋,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


  我被戴璇璇看得有点咽干舌燥,心想着:天啊!你不知道自己天生丽质吗?

还弄出这样可爱又楚楚可怜的表情,还让不让我这个男人活啊!我也想做个好人

啊!


  我强压着心里的冲动,一点点解释给她听,我们都是那医疗事故的当事人,

虽然过了一段时间了,但是事情还没谈判好,自然不想我们当事人透露太多的东

西,而且那伙人也出来了,如果放任我们在外边乱跑,又出现什么意外就麻烦,

你自己和我就是例子,所以干脆把你放在这里住院观察,而身为当事人的我负责

专人照顾你,这样我们两个都不会乱跑,又能一同保护我们的安全,也不用愁着

把我们安排到那个部门,一石三鸟。


  「可是其他人呢?」戴璇璇似乎还是有点不明白。


  「其他人,他们都有家庭啊,他们躲回家就好了,而且都休假了,只有我们

两个孤家寡人的,还坚持上班。」


  「对哦,浩哥你还厉害啊!我怎么没想到」戴璇璇双只小手撑着自己的脸蛋

子,爬在病床上本来用来吃饭的桌子,一脸欣赏的看着我说道,不知道这话是真

还是假,只是听起来像故意赞我一样。


  我给她看得有点心麻意乱,不敢正视她双眼,怕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连

忙说道:「你叫我哥,不对吧。」


  「没有啊,虽然我比你先出来,可是我是中专毕业,你是本科毕业,按年龄

来说,你也是我长辈,叫你一声哥,没错啊。」戴璇璇笑着说道。


  后来我才知道,戴璇璇只是20岁,以前没发现,她那沉鱼落雁的容颜下,

其实还有点稚气未脱的感觉,只是当时穿着口罩帽子手术衣,看到她丰满的身材

以为已经到了成熟之龄。


  「好了,好了,随便你吧,我去打饭给你吃。」我无奈的接受了这个称呼。


  「喂我吃吗?」


  「你的手断了吗?」


  「没有!」


  「那就是。」


  就这样她就成为了我唯一要照顾的患者,我有去问过陈护长,我之前负责的

患者怎么样了,特别的刘全那个家伙,还好,陈护长全都安排妥当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相处还算可以,根据领导的安排,我把随身生活用品都

带过来科室的值班房,干脆就在科室住了下来。


  这天我照常来到了戴璇璇的病房里,现在的她其实除了些外伤,也没什么大

问题,所以我只负责登记一下每天的情况,换一下抗感染的吊瓶,多余的时间甚

至还帮她清理一下房间,与其说是护理,不如说一个陪人。


  「那个,浩哥,我的伤口好像很多天没有换过了吧?」一天戴璇璇突然开口

说道。


  「伤口?你那里有伤口?」我疑惑的问道,因为真的没人交待过这个事情,

虽然领导定期问一下情况,但并没有交待什么,只让我们等整个事情结束。


  「有啊,在这里?不会都忘了吧。」戴璇璇嘟起了小嘴,指了指腋下靠背的

地方不满的说道。


  我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连忙说道:「没……没有,怎么会忘记,今天就

换,今天就换。」


  戴璇璇看到我立即准备换药包,才安下心来。


  「你怎么会弄到这个地方?」我边打开换药包,边说道。


  「可能摔倒的时候弄到的吧。」戴璇璇想着一下说道。


  「好了,侧过身去,把衣服拉开吧。」我命令道。


  只见戴璇璇侧过身去,背对着我,然后把患者服拉到腋下,露出了已经又点

发黄的沙块。


  住过院的人可能会知道,一般住院的人都不能穿内衣,一个方便检查,一个

比较舒适,所以这时候戴璇璇大半个胸脯的侧面其实是露出来的,可是关键部位

还是被上衣挡住了。


  「怎么啦?浩哥?很严重吗?」不知道这时候的戴璇璇是对我非常信任还是

说单纯,没有不好意思。


  「没……没事,我清洗一下就好。」我收起了偷看她胸部的眼神,慢慢的打

开沙块,心想着上次就觉得她有料,没想到这么丰满。


  我虽然很认真的清洗,但总是认不出往她的乳侧看过去。


  「浩哥,你就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发炎了,怎么这么久?」戴璇璇见到弄了

很久担心地问道,完全不知道我是在偷看她的胸部,所以动作才会这么慢。


  我连忙解释:「不,不是,我只是看到你身上很多淤伤,所以看多几眼。」


  「啊?真的吗?怪不得我每天睡觉都全身疼痛。」


  「没事,过段时间就会慢慢吸收的。」我安慰道。


  「对了!我有瓶消肿化淤的铁打水很好效果的,要不把你帮我揉一下有淤血

的地方吧。」戴璇璇突然说道。


  「我帮你?」看来这人,完全不把我当成外人了。


  「是啊,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这个弱女子,自己帮自己擦油吗?」戴璇璇嘟

起小嘴,又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看得我有点春心荡漾。


  「好啦,好啦!你真麻烦。」我嘴上虽然推脱,但是心里可是求之不得。


  「太好啦!嘻嘻。」戴璇璇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但笑起来只不会让人觉得

不舒服。


  「油呢?」我问道。


  「柜子里。」戴璇璇笑了笑,乖巧的说道。


  我拿起铁打油,倒在手上,一股清凉清凉的感觉传来,似乎真的很有效果的

样子,于是立即涂在戴璇璇手脚上有淤血的位置。


  「痛!」戴璇璇说道。


  「要有点力才有效果。」我说道,并且又加了几分力道。


  「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戴璇璇嘟起小嘴,不满说道。


  「好啦,好啦,我轻点,你躺下来,放松就好。」我边涂边说道。


  为了方便,我让她躺在床上,看到她一脸享受的表情,也是让人心动,干脆

就用我读书时候学的推拿手法,帮她按了起来。


  「嗯……,嘻嘻,浩哥,你手法这么熟练,那里学的,怎么不去做理疗师啊?」

戴璇璇好奇的问道。


  「你是问题宝宝吗?怎么这么多问题,我难得帮你按一下,其他人我才不会

按呢。」说话同时,不忘在她滑润白皙的手臂来回按摩。


  「宝宝?名气不错啊?可是问题两个字可以去掉吗?人家读书时候都不用学

这个的嘛。」戴璇璇听到我叫她宝宝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我是本科,课程比较多一点,推拿也算中医里面的,不过不需要重点学习,

但是想到以后可能会派上用场,所以特意认真学习了一段时间。」


  「怎么啦?你是歧视我们中专的吗?」戴璇璇不满的说道,似乎只听到我说

学历的事情。


  「什么鬼啊?你听重点好吗?我看你全身疼痛,特意帮你按两下,真的是不

知好人心啊!」说话同时我故意用多了几分力度。


  「痛!痛!浩哥,我不敢了,我不敢了,轻点!轻点!」戴璇璇立即求饶道。


  这对话怎么听起来这么不对劲,我也想太多,继续有序的按着她的双手,而

戴璇璇也不再说话,乖巧的躺着,享受这我给的服务。


  戴璇璇这时候已经闭上了双眼,我能感觉到她呼吸非常均衡,似乎非常放松,

完全不介意一个男人在她身上摸来摸去,似乎非常信任我。


  我看着她那露出享受表情的漂亮脸蛋,心里忍不住打起了坏思想。


  「我帮你按你一下脖子和肩膀。」


  我双手来到了她两边的肩颈,又涂了一点清凉清凉的油在手上,在肌肉上来

回按摩,缓解她双肩的酸痛感。


  不一会儿我心里有点紧张了,因为双手开始慢慢试探性的划过了锁骨,在她

锁骨下一点的位置,可以按摩起来,或许她胸部丰满的关系,已经明显感觉到了

一些来自胸部的柔软感。


  「呼……」戴璇璇突然呼了一口气。


  我吓得连忙抽出了双手,立即反应道:「我帮你帮你下肚子和腰部。」


  戴璇璇只是点点头,刚才似乎只是舒服的呼了口气,并不是我双手不安分的

原因。


  我拉开了戴璇璇的上衣,露出了腹部的皮肤,后者并没有拒绝。


  戴璇璇的腰虽然没有柳青媚和李晓燕这么苗条,但是没有一点赘肉的,皮肤

一样的雪白红润,这或许就是与男性皮肤的区别吧。


  我一圈逆时针,一圈顺时针的按摩着戴璇璇的腹部,然后又按在双侧腰部肌

肉上,就算真正的理疗师在,也会觉得我的手法真的非常熟练,每个穴位都非常

到位。


  看到戴璇璇的呼吸越来越平稳,似乎有点睡着的意思,我的双手又开始不安

分起来。


  我的双手从她的腰部开始,边按摩,边往上,慢慢的来到了她胸部乳侧的位

置,假装按摩的抚摸来,见戴璇璇并没有什么反应,又开始往里靠去。


  一阵柔软的感觉从双手传来,这根据似曾相识,就是我和戴璇璇第一天相遇

的手,用手肘碰到的地方,不过现在是手掌直接探了上去。


  我看了看戴璇璇,只见她似乎没有发现一样,但是小脸似乎有点微红,呼吸

也比刚才加快了。


  双手继续假装在按摩,但总是有意无意的去触碰她的乳侧,最后直接在她乳

侧上按摩起来,很滑很柔软,这是我双手的感觉。


  我无意中看到戴璇璇的双眼动了一下,似乎是在装睡,嘴角勾起了坏坏的笑

容,她是感觉到的,于是我的双手,又往里探了点,眼看双手正要探上她丰满的

双乳,只见她立即坐了起来,吓得我连忙收起了双手。


  「我,我腿也有点酸,对,我腿也有点酸,帮我也按了一下。」戴璇璇慌乱

的说道,整个脸已经红了起来。


  我坏笑了一下,调戏说道:「可以啊,你把裤子脱掉吧。」


  「啊!不……不用了!我自己……自己来。」戴璇璇慌乱的说道,不敢正视

我一眼,伸手就要抢我手上的铁打油。


  我看她这么慌乱的样子,觉得非常可爱,就不打算进一步了,心里觉得她已

经是属于我的了,对于戴璇璇我有了莫名的自信。


  「啊!」突然一声尖叫,只见戴璇璇的手一不下心,把整支铁打油打翻到了

自己胯下。


  「很凉!很凉!快!浩哥!帮我!很凉!」戴璇璇紧张的抓着我的大手,张

开着大腿,整个人都在颤抖。


  「裤子脱掉!」在我的提醒下,戴璇旋立即把自己病人服的裤子脱了下来,

露出了修长的大腿,戴璇璇身材比例较李晓燕稍差了点,但胜在比她高,所以同

样显得修长,不过和柳青媚还是差了点。


  「还是很凉!呜呜!」似乎真的很难受,戴璇璇双眼已经乏起了泪光快要哭

起来了。


  我看着戴璇璇白色的内裤,早已经被铁打油渗湿了,能明显看到那乌黑的毛

发。


  开始的时候有点犹豫,但是看到戴璇璇这么难受的表情,心里一横,把戴璇

璇的内裤也拉了下来,露出了乌黑的下体毛发。


  「纸巾!纸巾!」戴璇璇紧张地说道。


  「对!纸巾!」看到戴璇璇难受的表情似乎没有减少多少,明白那清凉的铁

打油已经接触到她的皮肤。


  我东望西望,终于找到了一块纸巾,冲忙的抓到手里,往戴璇璇下体擦去。


  「浩哥,那里不能……」戴璇璇虽然又紧张又难受,但还是不至于什么都不

管,连忙阻止道。


  这时候呼叫铃正好响了起来:「璇璇?刚才是你在叫吗?」同时我的手已经

碰到了她的下体。


  只见戴璇璇整个身体颤抖了一下,原本要阻止我的双手,改为去按呼叫铃了。


  「没……没事……」戴璇璇强忍着下体的不适,按着铃回答到,而我的手已

经用纸巾在她的阴唇间擦拭起来。


  「我刚才明明听到你叫的啊?」呼叫铃那边又传话来。


  「真的没事,我……呼……刚撞了一下脚子,呼……有点痛。」戴璇璇强忍

着下体清凉火辣的不适,还有我手指带来的异常感觉说道。


  「真的?」呼叫铃那边再次问道。我擦拭戴璇璇下体的纸巾已经湿透了,渗

满了铁打油,一不小心就破了扣子,手指不小心插进了戴璇璇的阴唇间。


  「嗯!」戴璇璇整个人又颤抖了一下,小嘴咬住自己拿着呼叫铃的玉手,控

制自己不发出声音。


  「璇璇?璇璇?」呼叫铃那边继续问道,戴璇璇侧过咬着自己玉手的脸,用

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似乎在求饶。


  看到这画面,我心里非常兴奋,任谁也想不到,呼叫铃另一边的美少女,居

然把铁打油洒在自己下体上,而且被一个大男人用纸巾在她阴唇上擦拭。


  不过,也知道自己应该适可而止,手指迅速在她阴唇间滑了两下,就收了回

来,也不知道是铁打油还是其他液体了。


  戴璇璇似乎松了口气,立即回道:「真的,没事,不说了!」然后挂上了呼

叫铃,红着脸,裸着下半身,在我的目送下,顶着肥厚雪白的大屁股,奔向了洗

澡房。


  知道自己理亏,赶紧开溜,我三步并二步的走出了戴璇璇的病房,不禁闻闻

自己刚才擦碰戴璇璇阴唇的手指,坏坏的笑了笑,心里知道戴璇璇应该不会太怪

罪自己。


  「10房间麻烦换药。」突然听到护士站传来了来自呼叫铃的呼叫。


  这不是刘全的房间吗?都好几天没看他了,不知道他怎么样,心想着就走了

过去。


  「刘全!」我正打招呼就发现了房间里帮刘全换吊水的李晓燕,突然想起了

我们的赌约,她可要几天内都听我的话的,可惜已经过了世界了。


  「嘿!陈浩,我想死你了,这几天你去哪里了。」刘全问候到,同时李晓燕

也侧过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换完吊水后,就侧过身在我旁边走了出去。


  「陈浩,她一直都是这样,像别人欠她几十万一样。」刘全笑了笑说道。


  我心里想,任凭谁给两个大男人侵犯了,也不会有好脸色吧,不杀了我们就

偷笑了,刘全难道还真的听我话,把事情全都忘了?这戏也太足了吧,「我调去

VIP房做专员了,没办法照顾你了。」我就像看到老朋友一样笑着回答,好兄

弟都是同穿一条裤,何况我们同御一女。


  「我靠,专员啊!肯定美女啦,你这个臭小子,不是美女你会答应吗?快告

诉我长得怎么样?你这个小子重色轻友,有女人就不要我了是吧,你看我这么可

怜,我……」刘全又开始了她的嘴炮。


  「停!停!停!是单位安排好吗!」我连忙打断道。


  「你就是认了?」刘全伸出手指指着我说。


  戴璇璇确实是蛮漂亮的,让我一阵心虚,不知道什么回答好,不过我却发现

刘全的手居然能动了,惊喜的问道:「你手?能动了?」


  「哈哈,你注意到了,前天外科的来会诊,说愈合不错,然后开始锻炼手脚

活动啦。」刘全兴奋的说道。


  「太好了,看来你离康复又进一步了。」我说道。


  「那当然,不过这几天拆了石膏,手脚有点痒,今早那个李医生看过,说有

点过敏,让我打点抗过敏的针,说起来也奇怪,我的嘴唇和手脚有的麻木,不知

道是不是太久没运动的原因。」刘全说道「麻木?还有没其他不说服?」我皱了

皱眉头,关心的问道。


  「好像胸口也有点不舒服。」刘全说的同时,我打量了刘全四肢,发现有点

皮肤有点苍白,而且出汗了,明显有点不对劲。


  我连忙看了一下吊瓶,「氯化钾?」我疑惑的说道。


  「止痒的吗?」刘全好奇问道。


  「不是,我先帮你拔掉。」说话同时,已经关了输液管,脑海里思维迅速转

动,止痒,不应该打氯化钾啊,没有指症!


  接着我又看了看剂量,「我操,连用量都错了!这个量打完可是会出人命的!」

我心想着,不敢告诉刘全,只是安慰的说可能是不良反应,让他别打了,并且用

手机把证据都拍了下来,然后跑去里护士站,这一切的真凶不言而喻。


  「李晓燕!」我强忍着怒火叫道。


  李晓燕似乎也给我吓了一跳,但很快又恢复了冷漠的样子骂道:「神经病!」

转过身继续工作。


  「你跟我过来!」我再次凶道。


  「我很忙!没空!」李晓燕也不吃亏,立即呛了回去。


  「你不过来!后果自负!去你平时幽会的房间!」我丢下一句话,转身就出

去,走向了那偏僻的病房,也不管李晓燕答应不答应。


  我压着满腔的怒火,在那偏僻的病房里等着,心想着李晓燕还真敢杀人?这

也太嚣张了吧?而且还用这种方法?对得起这个职业?对得起病人的信任吗?


  人都只这样的,严人宽己,在想这个的时候,我当然不会想这样接着别人信

任占便宜的事情,因为这时候我真的很生气,而且我也不会拿人命开玩笑。


  大概40分钟左右,我开始不耐烦了,心里的怒火越来越大,李晓燕还真的

不来,正当我要去找她的时候,却见一姿色较好,穿着白色护士服的护士慢悠悠

的走了进来,正是李晓燕。


  「你还知道过来?」我一脸生气的说。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我有事干的,以为像你一样只照顾一个病人!」李

晓燕也凶了回来。


  「你!好,这个是不是你干的?」我不想和她扯太多,直接把刚才刘全那里

拿下来的超量氯化钾丢到了床上。


  「这个?怎么啦?」李晓燕一时没弄懂什么回事,于是拿起了吊瓶查看,整

个小脸都发青了。


  「你是不是故意的?」我冷冷的说道。


  「我……我没那么无聊。」李晓燕慌张的说道,眼睛四处打量,不敢正视我。


  「无聊?这个是会出人命的,知道吗?」我凶道。


  「我怎么知道啊!我又不是故意的!」李晓燕也是好强的人,一下子又凶了

回来。


  「不怎么知道?三查七对你都忘了?要对医嘱啊!」


  「医嘱是这……」李晓燕正要说什么,却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停了下来,正

怒火朝天的我,当然没留意到这点,立即又骂道。


  「难道就是因为上次的事情?你就想害刘全?有种就冲我来啊?」


  李晓燕见我提起上次的事情,似乎给触碰到了逆鳞,立即凶恶骂道:「就你

那几分钟?不硬不软的,一点感觉都没有?怎么会记得。」李晓燕故意刺激到。


  「那你就是为了拿回你的视频?」


  「嗯!视频给你怎么样?当给你每天晚上自己躲在床上打飞机用吧!」李晓

燕听到提到了视频,明显有点慌乱了,但还是故作镇定骂道。


  「视频,我删了!请你不要再做这事情。」其实我真的删了视频,事后我也

觉得自己做错了许多。


  李晓燕脸上明显闪过了一丝喜悦,但很快就掩盖下去,继续冷冷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你有说谎。」


  「信不信由你!」我不耐烦的说道。


  李晓燕正要说什么,走廊外就传来了脚步声。


  「卧槽,有人要来。」我眼明手快,立即躲进了柜子里,留下一脸慌张的李

晓燕,如果给人看到我们两个同时在这个隐蔽的病房里吗,不知道又会传出什么

话。


  「小燕子,原来你在这里啊?」来的人居然是王志城、李晓燕见到我躲进了

柜子里,也是松了一口气,把王志城拦在了门口温柔地说道:「志城,怎么样?」


  「小燕子,你真的和我心有灵犀啊,知道我想要了,特意过来等我。」王志

城的咸猪手已经往李晓燕身上探去。


  「不!不是,我上次漏了点东西,今天时间不够啦,我还没忙完。」李晓燕

一手就挡住了王志成的咸猪手,又余光膘了一眼躲在柜子的我,似乎不想再给我

拍视频。


  王志成一脸扫兴的说道:「好吧,等下我也要去查房,不过你上次答应我的

事情,不要忘了哦。」


  什么事情?躲在柜子里的我好奇的想着,只见李晓燕似乎非常慌张,连忙想

把王志成推走「怎么啦?小燕子,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你说想要那个新款手机

我都买好了。」


  「不是啦,下次再次,下次再说。」李晓燕慌张的说道。


  「那你等下记得偷拍几张戴璇璇的照片给我啊,最后露多一点,有裸的最好

啦。」王志成一脸淫荡的说道。


  「卧槽,奶奶的,我和王志成是扛上了吧?我和谁好,他就想搞谁。」躲在

柜子里的我小声骂道。


  王志成也很巧合的同时在骂我,「操他奶奶的,怎么那里都有这个臭耗子,

整天像鬼一样守着,如果不是他,就不需要你帮忙了,还是你们女护士机会多点,

你……」


  王志成没说完,李晓燕就紧张地把王志成推出去,不给他再说话:「行!行!

行!快忙去!快啦!」


  可惜,我已经全部听见了,躲在柜子里的我轻声地说道:「李晓燕,上次我

可怜你没放过你,这次我不会这样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