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我是一名男护士

    第十一章:色护士?色医生?





  「浩……浩哥,你回来啦。」戴璇璇稍有点别扭的地说道,任凭谁遇到了刚

才那事情之后也会害羞。


  「是的,你擦干净了?」我坏坏的笑了一笑,调戏道。


  「啊!浩哥!你怎么能这样子,丢死人啦!」戴璇璇用被单把自己红着的小

脸盖住。


  「哈哈!」看到戴璇璇这么可爱的样子,我会心的笑了起来。


  「璇璇在吗?」我们聊得正起劲却把呼叫铃打断了。


  「在的。」戴璇璇立即乖巧的回到。


  「等下院领导会带单位的人来探望你,你准备一下吧。」


  「好的。」戴璇璇回答道。


  「单位的人今天来?」在她们对话结束后,我问道。突然想起了王志成说等

下,难道就是说这时候?


  「浩哥,我要准备什么?」戴璇璇嘟起小嘴,歪着脑袋问道。


  「不用准备什么,把内衣穿上就好。」我脱口而出,担心王志成想要占什么

便宜……


  「浩哥,你好坏!」戴璇璇立即看了一下自己的胸部,估计有点想歪了,不

满的说道。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这时候外边就刚好有人来了。


  「璇璇,这几天你还好吗?」是上次的哪位领导,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到了,

跟在后边的是陈护长,还有见过一次面的妇产科副主任王卿萱,当然还有李晓燕、

王志成等人。


  「我还好,谢谢领导关心,浩哥照顾得我很周全。」戴璇璇感谢道,还特意

提起了我。


  「哎呦,陈浩,你是不是见到美女特别积极啊?」陈护长听戴璇璇故意提起

我,开玩笑道。


  「没有!没有啦!这是我的职责。」我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的说道,对戴

璇璇就更有好感了。


  这时候周围的人看到我不好意思的样子,都笑了起来,除了李晓燕和王志成,

当然王卿萱整个给人的感觉都是非常严肃,自然也不在此列。


  「那个医生帮戴璇璇检查一下现在的情况。」领导说。


  有几个医生正要蠢蠢欲动,却被一人捷足先登,抢先一步走到了戴璇璇旁边,

那人自然就是王志成。


  「我来帮璇璇做个基本检查吧。」我心里起了一点厌恶之心,叫璇璇叫得这

么亲切,貌似他们还不熟吧。


  「嗯,志成,你认真一点。」这时候却是王卿萱在发话,很明显是给他弟在

领导前表现的机会,其他人也不敢阻止。


  「嗯,我先看看你咽喉,啊!」王志成装模作样的在检查她的喉咙,而戴璇

璇自然也是配合,全场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在心里吐槽,她是外伤,检查咽喉干嘛。


  「好,我帮你听一下心肺。你先背过去。」王志成指示道,然后就把戴璇璇

背部的上衣往上拉去,露出了整个雪白的玉背,而那单纯的孩子居然还若无其事

一样。


  我不知道王志成是不是有意为之,但是在场的男性眼睛似乎都在发光,虽然

只是玉背,但是因为戴璇璇还没来得及穿内衣的关系,而且胸部比较丰满,隐隐

约约还是看的到一点露出来的乳侧,让我心里好不是滋味,又不好明说阻止,心

里默默的也记下了一仇,不过自己看到了也好像有点莫名的小兴奋。


  「嗯,双方呼吸音清,我听听心音。」王志成指示戴璇璇把身转回来,准备

好听诊器,就要往戴璇璇胸部探去。


  看着架势,是光明正大占便宜啊,心里立即骂出各种狠毒的话,并且打断道:

「等下,戴璇璇好像是外伤吧?」


  只见王志成非常不满的看着我,但首先说话的人却是王卿萱,「住院就要有

住院的样子,我看首诊日志,连基本检查都没有,你们这个科室,都不知道怎么

管理的,刚好今天全部补上。」


  我没想到王卿萱居然借机把我们科室全部批评了一番,陈护长他们的脸色也

是不太好看,让我也不好再说话,因为王卿萱说的是事实。


  我只能咬咬牙,看着王志成把听诊器从戴璇璇的上衣下伸了进去。


  戴璇璇只是脸红红的,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我心里暗骂着,原来平时不是她

对我非常信任,而是她现实太过单纯了!


  从戴璇璇上衣的轮廓可以看出,王志成的手已经伸到了胸部下的位置,已经

在听诊起来,让我心里好不是滋味,那可是我都没碰过的地方,不知道王志成有

没触及她的乳房。


  听了一会儿,王志成的手继续往上,应该穿过了胸部中部,来到了上侧,我

能看到戴璇璇的身体有了一下轻微的颤抖,知道她的身体非常敏感,猜想是不是

给碰到了她乳头。


  咬咬牙,我不想再看王志成在戴璇璇胸部上乱走得样子,正好看到了和我一

样站在人群最后边的李晓燕,心里升起了莫名的怒火。


  我不经意间来到了李晓燕身边,打量了一下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想起了那天

的身体接触,一只大手从后边就这样偷偷的袭上了李晓燕的臀部。


  李晓燕也立即感觉到了自己臀部的大手,吃惊地转头看着我,正想要呼叫,

却被我阻止了,因为我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吊瓶还有视频的事情。」视频其实

我已经删掉了,但对方不相信,我就假装还有。


  「你!」李晓燕整个人都僵硬起来,有点不知所措,但是我的大手已经隔着

护士裤,在她的翘臀上肆意游走,也算是对王志成的一次回击。


  「王志成,平时帮人家听心肺就拿几秒钟,今天可是好认真啊,每个地方都

听着60秒。」我故意小声对李晓燕说。


  「你懂什么,这是标准的体格检查。」不知道李晓燕是讽刺我,还是故意为

王志成掩饰,我只能强忍着不满笑了笑,看着戴璇璇上衣里,王志成突出来的双

手,心想戴璇璇的双乳估计是没办法套出魔掌的了。


  想到这里心里不是滋味,于是把不满发泄到了李晓燕身上,大手直接伸到了

她的内裤里,直接抚摸起她光滑又充满弹性的翘臀。


  李晓燕似乎也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但是强忍着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完全不管我的大手对她臀部的侵犯。


  我坏坏的笑了一笑,没人发现人群后,正有个男护士,把手伸进了旁边女护

士的裤子里,随意抚摸她的臀部。


  「好了,璇璇,我帮你检查一下其他地方还有没不舒服。」王志成有点意犹

未尽的拿出了听诊器,毕竟不能一直待在戴璇璇的胸部,这明显会让人觉得有目

的。


  接着,他就像我上次检查柳青媚一样,一下下的检查戴璇璇四肢的各个部位,

不过现在这么多眼睛之下,他也不敢乱来,只能避开敏感的地方。


  可是,心里充满了怒火的我,已经把他没一个动作都看作是在占便宜的了,

所以大手直接往李晓燕直接滑过臀部,往两腿之间探去。


  「嗯……」李晓燕在我手触碰到她阴唇那一刻,不经意的轻哼了一声,一只

用小手捂住自己嘴巴,并且左右看了一下,似乎在查看有没人发现她轻叫。


  我把一切都看来眼里,看来李晓燕真的不敢反抗,手上的两个筹码还是有用

的。


  手指尽情的在李晓燕的阴唇间随意肆弄,感受那凹凸不平的纹理,还有唇间

突出来的小肉团。


  李晓燕仍然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房间里的几个领导同事,也没发现有

个护士的裤子里正有只大手的肆意妄为。


  在灵活的手指的刺激下,李晓燕的密穴也开始分泌出来了甜液,顺着甜液的

润滑,一根手指直接滑进了密穴之中,一阵阵给穴壁压迫的感觉传来,让人想再

深入其中,一探究竟,可惜因场景的制约,无奈只能在一小节手指的深度之中探

索。


  李晓燕上唇咬着下唇,满脸的惊讶,双腿有些颤抖,紧紧地夹着我的手,可

能没想到我会那么大胆。


  「璇璇,基本都是正常的,伤口也很好。」王志成对戴璇璇说,而且又向领

导报告。


  「嗯,接下来叫给我们做个妇检吧。」王卿萱突然发话道。


  「妇检?」反而是戴璇璇先发出了疑惑。


  我也是非常好奇,为什么要做妇检。


  「因为这个涉及了某案件的,体查方面能全面就尽量全面,不冤枉一个人,

也不让任何人吃亏。」王卿萱认真的说道。


  「可是……可是我还是女孩子。」戴璇璇有点害羞的说道,这单纯的小妞这

样一说,让在场的男人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哎,你以后还是不要回我妇产科了。」王卿萱似乎对戴璇璇的话非常不满,

接着又说道:「你以为我检查会不知道分寸吗?其他人先出去。」


  「我帮你忙,王主任。」没想到李晓燕居然主动请缨了,吓得我连忙松开了

大手。


  只见王卿萱点了点头,李晓燕就走过去了,不忘转过头对我风情万种的笑了

笑,估计是也借机会离开我的侵犯,而且还故意调戏我一番。


  我心里暗骂道:「婊子!」无奈的走出了房间。


  在走廊里,领导和陈护长似乎对王志成加赞有佳,说他的体格检查非常规范,

而且说要让他负责戴璇璇大查房事务。


  我心里一番吐槽,明明是在占便宜,还在加许,现在好了,给了豺狼靠近了

的机会,想想都不舒服,毕竟护理的还是要听医生的安排,如果现在王志成做了

管床医生,那就避免不了要服从他的医嘱。


  在我心里不断吐槽之时,王卿萱已经带着李晓燕出来了。


  「志成,去把病历都补完成,写得漂亮一点,不能因为在一个不规范的课室

就让自己堕落下去。」


  陈护长和科里的几个医生面色再次变得非常难看,但也不敢反驳她。


  王卿萱虽然只是妇产科的副主任,但是在医院里有一定的威望,一个是因为

医学世家的背景,另外一个确实是能力过强,现在手上还拿着几个国家级别的课

题,为医院拿过许多以前没有拿过的荣誉,医院领导也要敬她三分。


  「好的姐!」王志成似乎也有带你怕她这个姐,立即答应道。


  「说过多少次,工作的时候有工作的样子!应该叫什么?」没想到王卿萱却

严厉地责骂起王志成。


  「是……是的,王主任,我下次会注意。」王志成低下头,整个脸都给骂得

发青,大汗淋漓,拳头握得紧紧地,一直到王卿萱离开后,才松开了手,一声不

吭的去办公室工作了。


  没想到王志成和王卿萱两姐弟之间的感情不太和睦,虽然觉得王志成很讨厌,

但也觉得王卿萱这样似乎有点过了。


  我扭了扭头,别人家的家事,还是少管,转身就进了病房。


  「浩哥,回来啦?你怎么出去了。」戴璇璇见我回来,笑着说道。


  「傻妞,你做妇检,我难道站着这里看着吗?」我白了她一眼说道。


  「那也是,嘻嘻,我饿了。」戴璇璇抓了两下自己的秀发,有点不好意思的

说道。


  「我说你,有手有脚,又不是怎么重病,怎么每天都要我帮你打饭。」


  「因为浩哥你最好了。」戴璇璇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嘴角勾起露出

了雪白的牙齿。


  我给她看得也有点春心荡漾,话锋一转说道:「行!行!没问题,不过我想

问你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


  戴璇璇好奇的回道:「什么问题啊?」还故意拉长了尾音。


  「刚刚王医生,帮你听诊的时候,有没给他占便宜了?」


  「占便宜?」


  「就是……就是……有没碰到你。」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表达,总不能直接问

王志成有没摸你的胸。


  戴璇璇想了一会,小脸一红,似乎明白我说什么了,「这个,这个,听诊有

点,有点接触不是正常的吗?」


  「是,有时候真的无可避免,但是……但是……,总之你以后要小心一点王

志成这个人,他现在是你的管床医生。」我有点无言以对,只能尽量提醒。


  「浩哥……」戴璇璇突然咧嘴大笑的问道。


  「什么?」


  「你吃醋?」


  「吃……吃什么?你想多了吧!我去买饭。」我脸突然有点发烫,立即借口

出去了。


  一路上我心想着,我是吃醋,还是不舍得这样的美女给别人占便宜,貌似戴

璇璇和我也没正式到那种关系吧,那我心里的柳青媚又是什么位置,我也有点搞

不清自己内心的想法。


  接下来这几天,戴璇璇似乎听了我的话,一直有意无意的避开与他接触。


  这天,王志成一早就来查房了。


  「好了,璇璇,基本上你的药物我都停了,现在安心休养一段时间就好,我

帮你再听下一心肺。」王志成站在戴璇璇的床边装模作样地说道。


  「王医生,戴璇璇外伤都差不多好了,听心肺也没什么必要啊?」这几天,

每逢王志成查房我都寸步不离的守在戴璇璇床边,让他无机可乘。


  「你这个护理的,懂什么!一边去。」王志成显然对我非常不满。


  「王医生,真的不用了,我现在好多了,你去忙就好,不用管我,我自己是

医护,自己可以的了。」戴璇璇也开始推脱,王志成也不好说什么,狠狠地盯了

我一眼就走了。


  我心里暗笑,说:「璇璇,不错啊,学聪明了,这个社会很多坏人,而且你

长得还可以,不要给别人占便宜。」


  戴璇璇嘟了一下小嘴,楚楚可怜的说道:「我从小到大,就给一个人占过便

宜。」


  我紧张地问道:「谁?」


  「你啊!」戴璇璇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不满的说道。


  卧槽,这是赤裸裸的色诱。


  其实我已经感觉到了戴璇璇对我是有意思的,能给这样的美女所倾慕,心里

多少有点兴奋,但每次心动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想起柳青媚。


  戴璇璇是一个单纯的好女孩,如果我心里想着一个人,又答应了她,总觉得

会辜负了她,而且自己知道自己也不是一个正人君子「咳咳……我去整理一下刚

换下来的床单,拿去洗衣房。」我打断了这个话题,假装什么都没听到,连忙走

了出去。


  春心久久不能平复,毕竟面对这样一个拥有闭月羞花之容的女孩,男人基本

都没有抵抗能力,还好她怎么说也算是我照顾的病人,多少有点界限在,以至于

我没有乱了分寸,就是不知道那一天我会忍不住了,真的跳到她床上,把她狠狠

压在胯下,想着想着心里一团欲火似乎要升上来。


  「好狗不拦路。」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幻想,正是李晓燕。


  她一脸嫌弃的白了我一眼,就推着治疗车从我身边过去了。


  说起李晓燕,我是蛮佩服的,明明手上那么多把柄给我抓住了,每次看到我

都能保持一脸嚣张的样子,或许是觉得讨好我也没用,干脆直接想怎么样就怎么

样。


  看着看着,突然想起了上次药物的事情,还没找她算账,可她已经走进了一

个病房,我连忙跟了上去。


  这是一个三人间,里面两个床位都是空的,在靠门口的床位却有一个小伙子

在,而李晓燕刚把治疗车推到了小伙旁边。


  小伙子估计也是17、18岁左右,至于什么原因住院的我就不得而知,不

过他正色眯眯的打量着李晓燕。


  如果不是知道李晓燕的底细,正常男人也会被她吸引把,精致的面孔,加上

玲珑有致的身材,白色的护士服与她的黄金比例似乎是绝配,加上今天一反常态

的穿了一双白色丝袜,在看起来清纯的美貌下更添了性感,小伙子当然不忘在她

修长的大腿上多加打量一番。


  「躺下来,准备输液。」李晓燕板着脸说道,似乎也发现了小伙子的不怀好

意的目光,并且立即把治疗车推到自己身前,挡住了下半身,接着记录一下数据

与文书,还有询问小伙子的一些身体情况。


  小伙子知道自己肯定被发现了,而且吃了臭脸,也识趣的躺下了床,甚至不

敢面对李晓燕的目光了。


  我心里暗笑,李晓燕真的是一视同仁啊,没几个人有好脸色的,同时悄悄的

走到了李晓燕身后。


  李晓燕自然也感觉到我到了她身后,疑惑的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想问我干嘛,

就被我先一步说话:「没事,你继续工作,毕竟曾经是我带教的学生,我看看你

现在工作怎么样。」


  「我不……」李晓燕话没说完,我又捷足先登的在她耳边小声再次说了一句:

「药物的事情。」


  李晓燕听到药物两字,自然知道我在说什么,咬了咬嘴唇,狠狠地看了我一

眼,就恢复了若无其事的表情。


  她没有不想回应我,只是点了点头,我当然明白什么意思,而一旁的小伙子

也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自顾自的拿起手机玩了起来。


  我看了看她身前的治疗车,觉得正是一个机会,大手就往李晓燕白色护士裙

下探去,隔着白色丝袜抚摸她修长的双腿。


  正式上班的护士,丝袜当然要求比较正规,不能太过性感,不够今天她护士

裙下的丝袜只来到了大腿,连安全裤都没有穿,我的大手很快就滑过了丝滑的丝

袜,直接触及了她大腿的肌肤。


  大腿的皮肤的触感当然比丝袜更加光滑,我反复用手掌和掌背来回感受她肌

肤的滑润,并且顺着这润滑,直接滑到了李晓燕的翘臀。


  躺在床上玩手机的小伙子,万万没想到旁边靓丽的小护士,裙子里正有只大

手在抚摸着她的翘臀。


  虽然隔开一层真丝内裤,但还是能感受到她翘臀带来的光滑的感觉,怪不得

王志成对她的臀部爱护有加,我忍不住在她翘臀上扭了几下,真的充满了弹性。


  「今天有不舒服吗?」李晓燕似乎毫不在意我的大手。


  「没有。」小伙子说道。


  「现在核对一下你的基本信息,等下由我来帮你输液。」在输液前每个护士

都要核对患者的信息,并且介绍今天帮他挂上的是什么药,大概有什么作用。


  我假装很认真的查看她的工作,其实在她裙子下的大手已经来到了双腿之间

的地方,隔着真丝内裤,在她某个会凹进去的地方,用手指压了下去。


  「嗯……这是药是……」李晓燕下半身抖了一下,反射性了夹紧大腿,继续

讲解。


  我心里暗笑了一下,手指继续隔着内裤,在她阴唇间来回摩擦,不一会儿手

指就感觉到内裤开始湿润,手指声沾上了黏黏的液体。


  看了王志成调教得不错,李晓燕脸上似乎还在认真的向患者讲解,而下体却

已经有淫水流出来了。


  「现在你明白了吗?」李晓燕讲解完问道。


  「明白。」


  「我再核对一下信息,你就这样躺着就好,把手放在治疗车上,我帮你插针。」


  严格在说,一般护士要不就让患者躺在床上,放平双手,在床上插针,或者

做起来,把手放在治疗车上插针,很少会让患者躺床上,再伸到治疗车上的,因

为这样手就有一点的弧度,不利于进针。


  我心想,她一定是故意这样用治疗车挡住自己的下半身,让小伙子发现不了

她的不对劲。


  她这样想得满周全的,不过却成全了我,我用手指轻轻的拨开把她挡住阴唇

的那部分内裤,手指直接触碰到了她早已经湿润的阴唇。


  在我手指触碰到她阴唇的一刻,我明显能看到她准备输液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但很快又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手指早已经沾满了她的液体,顺着液体的润滑,来回的在她阴唇间滑动,在

阴唇间的蓓蕾周围来回转动,不时拨弄两下。


  李晓燕的定力也是让我佩服,不知道是不是他和王志成经常去尝试刺激玩法

的关系,只见她已经固定了小伙子的手,针头正要往手上的血管扎去,我心里却

想到了一个坏注意。


  我原本只在她阴唇间的手指,无不预兆的往阴道里插去,有了刚才的刺激,

阴道里早已经泛滥,就算有凹凸不平的纹理,但在淫液的滋润上,只是增添了一

丝快感。


  「啊!」李晓燕也没想到我这么突然,忍不住轻叫了声,整个人震了一下,

针头一不小心就错位了。


  只见小伙子露出了疼痛的表情,但强忍着并没有说话,似乎在展现自己男人

的一。


  我说道:「不好意思先生,护士小姐也不是万能的,总有失误的时候,请原

谅。」


  李晓燕听我居然代她道歉,用怨恨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在说无耻,我只是迎

面的笑了笑,在她阴道里的手指却没有拔出来,而是左右的按着她的阴道壁。


  小伙子说:「没事,没事。」然后就把手机放在一旁,闭上了双眼,那一针

对他来说还是有阴影的。


  我心里笑了笑,算是给你这个年轻人一个小教训,眼睛是不能随意乱看的。


  现在的李晓燕没刚才淡定了,随着我的手指的不断抽动,红着的精致小脸已

经点缀了一颗颗的香汗珠,但仍然坚持着重新找出小伙子手上的血管。


  我看到小伙子闭上了眼,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另外一只手居然伸到了李晓

燕的胸部,隔着护士服,抓住了刚好一手可握得酥胸,手指不断按压,感受乳房

上的柔软。


  李晓燕的双手已经有点颤抖,小伙子应该感受得到,不过估计他可能以为李

晓燕是第一针没进所以紧张得手颤抖,连同他自己也紧张起来,双眼紧紧闭着。


  我看了看门口,没有人进来或者路过的迹象,双手的侵犯并没有停止,心里

暗笑着,刚才色眯眯的看着李晓燕的的小伙子,肯定没想到旁边的美女护士,酥

胸正被一大手紧抓着,护士裙内,一根手指正在她的阴道里来回抽插。


  只要他睁开眼,就能看到他渴望得到的护士,正在他旁边被凌辱着,不知道

他有没幻想过李晓燕双乳的手感,软绵中带有弹性,不知道他又没幻想过李晓燕

的阴道是什么感觉,虽然已久经人事,但密穴还是保留了它该有的压迫感。


  在我兴奋之余,李晓燕针头一刺,血液反流到了输液管上,还真的给她扎进

去血管了,我心里也是佩服,本还想她难堪多一段时间。


  只见小伙子感觉到针已经打上了,缓缓的睁开眼睛,我双手也迅速收了回去,

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站在李晓燕后边。


  「好了,打完按一下铃。」李晓燕交待了几句,在治疗车的掩护下,拉正了

自己的裙子,就推着车出去了,临走前还看了我一样,那若无其事的表情像在挑

拨一样。


  我看她这样子,心里非常不爽,而且刚才那两下,浴火早已经焚身,肉棒已

经充血难耐。


  我快步跟上了李晓燕,只见她把治疗车推到了一边,就往科室里,员工专用

的单间厕所走去。


  员工厕所只对员工开放,只是一个单间,和家里的厕所没什么区别,但是却

是在科室办公的地方旁边。


  眼看李晓燕进了厕所,正要关门之时,我连忙冲了过去,从门还没关上的空

间中,强挤了进去。


  「你!」李晓燕惊恐地还没说完话,就被我按住了嘴唇,强压到厕所壁上。


  「嘘!乖乖的不要出声,旁边就是办公室,给你的王志成发现了就不好了,

还有视频和药物的事情,你知道什么做的。」我轻声地说道,并且尝试性的慢慢

拉开盖住她嘴唇的手。


  李晓燕用充满了委屈与不服的双眼死死地看着我,真的没有出声张扬,胸口

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生气,随着快速的呼吸,连绵起伏,看得我心里痒痒的,大手

直接就隔着护士服,罩上了她一边的乳房,另一只手正面往她的下阴伸去。


  还是熟悉的温热湿润的感觉,才刚离开没多久,下阴的淫液并没有干枯多少,

在我的刺激下,就像再次获得生机的泉口,泉水再次由蜜穴从缓流而出,那淫液

现在犹如蜜汁一般,吸引着我的手指,直接伸进了湿润的真丝内裤,按到了泉口

之中。


  「你看你,摸一下就湿了。」我看着李晓燕精致的小脸说道,但她并没有用

搭理我,而是把红润的小脸侧过一边,紧闭双眼,紧咬下唇,似乎不想近距离看

到我的脸。


  而我看到借此尽量打量她,还是第一次近距离在观察李晓燕,五官确实是端

正,满脸都是胶原蛋白,皮肤光滑充满了弹性,精致的脸蛋上写满了委屈与不服,

却更添了我征服之心。


  现在的我犹豫一只看到了软弱无力的绵羊的豺狼一般,嘴巴往李晓燕的小嘴

亲去,但是对方有意躲避却不能得偿所愿,不过我想了想,那小嘴虽然吸引,但

是却曾经把刘全的肉棒含在其中,还是算了,立即往其他地方吻去。


  暴露在衣服外的白皙的脖子自然是我第一个侵犯的对象,只见我不断地吸吮

着李晓燕脖子上的肌肤,没想到这反而是她的敏感点。


  「嗯……不要!」李晓燕反射性的想把我推开,却被我压得紧紧地。


  「怎么样?原来脖子才是你敏感的地方,看来王志成每次都用错地方了。」

我勾起了坏坏的嘴角,笑道。


  「无耻!」李晓燕仍然侧着脸,但是脸上的红晕却被比刚才更深润。


  发现她敏感的地方,我当然不会就这样算了,伸出舌头,从脖子上一直舔到

锁骨。


  「嗯……喝……」之前多次侵犯她,都没见她屈服,没想到脖子却是她的软

肋。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她发自内心的呻吟,内心更加兴奋,疯狂的在她脖子的吸

吮亲吻。


  「喂!嗯……不要……嗯……轻点。」李晓燕虽然还是在反抗,但我能明显

感觉到现在的她已经软绵绵的,她的脖子似乎就是解开她敏感身体的钥匙。


  委屈与不服虽然还是写在脸上,但却增添了点害怕的感觉,应该是害怕被我

所征服。


  不过单单吸吮她的脖子也是乏味,既然已经打开了李晓燕敏感身体的大门,

那就不应该一直停留在钥匙孔的地方。


  只见我双唇直接往下,滑过了她性感的锁骨,双手配合着嘴唇的移动,解开

了护士服的扣子,把衣服往两边敞开。


  「没穿打底?打算干嘛?」李晓燕护士服里居然只穿了内衣,打底衣服都没

有,白色的真丝胸衣托着两颗浑圆浑圆的酥乳,白润的肌肤,诱人的弧形,让人

欲火焚身。


  我贪婪的把酥乳上的肌肤吸吮在嘴里,犹如把一块温润雪白的豆腐块放在嘴

边一样,想把之完全吸进嘴角,占为己有。


  双手自然也是疯狂的隔着胸衣一番乱揉,但很快发现了胸衣是李晓燕酥乳与

我之间的最大阻碍。


  我粗暴的抓着胸衣的一角,用力往外拉扯。


  「嗯!」李晓燕当然感觉到了胸前的变化,双眼紧紧闭着,咬下双唇,小脸

已经红得通透。


  酥乳没有了胸衣的束缚,立即倾射而出,就如两个挂在胸前的白皙水球,那

诱人的6字弧形并没有完成因此完全消失,可见双乳的坚挺与弹性非同一般。


  不知道是因为颤动的余波还是空气的刺激,酥乳在解放之后发出了一阵阵的

颤抖,我双手立即把之控制其中,柔软而充满弹性,虽然在我的玩弄中几乎变成

了不同的形态,但很快又会恢复诱人的模样。


  在玩弄了一番李晓燕的酥乳后,我自然发现了乳上的坚挺。


  乳头粉红粉红的,似乎没有被玩弄太多一般,乳晕不是很大,但却可能非常

可口,这上天所造之物原本就是为了配合双唇而生,我自然不会违背天意,乳头

含在其中,虽然没有乳汁甘液,却无似胜有之,一阵阵酥乳的芳香,让我一见品

尝到了人间的美味。


  在我一番爱抚与亲吻的刺激之下,李晓燕脸上的委屈与不服卸去了很多,留

下的更多是满足与享受。


  或许是我男护士身份的原因,我对女性的身体特别的熟悉,我在李晓燕的酥

乳上来回游走之时,故意把她两腿间的缝隙冷落。


  虽然没了我的爱抚,但我知道她的蜜穴里的甘液不会因此而干枯,从李晓燕

双腿之间不断的来回摩擦可以看出,那里只会泛滥成灾。


  果不其然,在我在探双腿间蜜穴之时,真丝内裤早已经湿润透切,甚至已经

形成了粘连的白色分泌物,如果不是知道这是天使的化身,还以为是诱人的蜘蛛

精,留下了把人心困住的蛛丝。


  「哦……嗯……」李晓燕长叹了一声,似乎在等这刻等了很久,这一声,把

所有的委屈与不满都通通送走,只剩下饥渴与享受。


  「想要吗?」我轻声在在李晓燕耳边吹了一口气说道,而且再次吻上了她的

脖子,一手爱抚着她的酥胸,一手在她蜜穴中耕耘。


  李晓燕双眼微微张开,用近乎迷醉的眼神了我一眼,红润的嘴唇微张,却硬

挤不出那个字。


  我看她犹豫的样子,把自己的裤子往下拉,布满了青筋的肉棒终于得到解脱,

牵着李晓燕的玉手指引她把肉棒握在其中,似乎期待已久,只见她紧紧地把我肉

棒握住,不需要我的命令,就自己开始来回套弄,让肉棒的硬度达到了顶端。


  我再大了脖子上吸吮的力度,手指突然扭住了蜜穴旁早已经被甘液围绕的裴

蕾,再次问道:「要吗?」


  「要。」李晓燕用微乎其微的声音,用迷醉的眼神看着我,害羞的说道,这

个字平时说出来容易,但是在此情此刻,由李晓燕嘴里说出来,代表的是她的身

体对我的屈服。


  我内里得到了极大了满足,一直嚣张的李晓燕也有心甘情愿被我操的一天。


  我激动地把她的真丝内裤脱到了一边膝盖下,把她紧紧压在墙壁,把一边修

长的大腿抬高,让早已经泛滥的密穴尽量暴露在我眼中,调整好肉棒的位置,往

密穴中顶住。


  这一顶势如破竹,直捣黄龙,整根肉棒在甘液的润滑下插进了蜜穴之中。


  肉棒能明显感觉到李晓燕蜜穴中的温热,明明已经一探到底,却似乎还在贪

婪的吸吮,想让肉棒跟进一步,可惜下腹与下腹已经紧紧相连,相互间的茂密毛

发也已经不分你我,都沾满了分不清你我的甘液。


  既然不能再深一步,只能退而求次,但对方却还是想我深入其中,只能相互

迁就,一进一出,肉棒与蜜穴中的壁垒相互摩擦,一阵阵的快感传到到对方的心

灵之中,让双方得到了满足与愉悦。


  「嗯……呼……嗯……」肉体之间相互的碰撞,差点就要掩盖住李晓燕的轻

声呻吟。


  在我们同时享受着着人间乐事之时,厕所门突然传来了一阵敲打的声音。


  「谁在里面这么久?」陈护长熟悉的声音,把我们带回了现实之中。


  我没有停止肉棒的抽插,在李晓燕耳边轻声说:「你回答,不要被发现了。」


  「是我,呼……护长,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李晓燕有轻无力的说道,但是

我肉棒的冲击并没有停止。


  「晓燕吗?听你声音好像不对劲啊?要不要叫医生帮你看看?」


  「不……不用了,呼……我休息一下就好,很快出来。」李晓燕艰难的回答

道。


  「真的没事?那好吧。」见李晓燕再没有回答,就不安的离开了。


  没有了第三者的阻碍,我们可以继续耕耘,但没想到,李晓燕的衣袋却传来

了一阵阵的震动,手机来信息了。


  李晓燕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我,我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只见她在护士服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是王志成。


  李晓燕本想把电话挂掉,却被我捷足先登,伸手按了接听。


  「喂?小燕子啊?你在哪里?」李晓燕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一时不知道怎

么办。


  「喂?燕子?喂?」王志成再次说道。


  我指了指手机,示意她不要给发现,只见她单手拿着电话,一手扶住手机有

自己的小嘴,生怕电话那头给听到什么,轻声说道:「我,我在厕所,怎么啦?」


  「不要忘了今天下午4点老地方见,嘿嘿!」电话那头传来了淫荡的笑声。


  我在她们交谈的时间借此机会迅速调整了战姿,坐在了马桶上,然后就从后

边抱着李晓燕,往自己肉棒上坐去。


  正在和王志成电话的李晓燕本想拒绝,奈何厕所空间太少,力气也没多少了,

更主要的是因为刚才的交合,已经让她变成被动接受的一方,潜意识里配合着我,

让还没紧闭的密穴再次套在了我的肉棒上。


  「啊!」下体突然传来的刺激让李晓燕毫无防备的发出来一声呻吟。


  「怎么啦?小燕子?」电话那头王志成疑惑的问道。


  「没,没事,刚才厕所里有个老鼠。」李晓燕强忍着着我肉棒的冲击,说道。


  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与刺激感觉,电话那头的王志成估计猜不到,自

己的女人,正在科室的厕所里,满脸迷醉与享受,护士服已经被掀开,雪白的脖

子正被身后的男人亲吻着,胸衣早已经不知所踪,一边浑圆坚挺的酥乳,正被背

后男人的从腋下伸到胸部的大手,随意的揉搓,两颗指头甚至夹着粉红坚挺的奶

头,不断的转圜,白皙的小蛮腰正被男人另外一只手固定着,蛮腰下乌黑弯曲的

下阴毛发沾满了不知明的液体,真丝内裤被褪到了一边的脚踝上挂着,但白色的

过膝丝袜却完好无缺的穿在修长的双腿上,但由蜜穴志宏流出的甘液,早已经流

出了一道道的液痕。


  「你在哪里的厕所?怎么会有老鼠?」王志成进一步问道,突然厕所门外由

远传来,好似王志成的声音。


  「没,没事,就这样,挂了。」李晓燕似乎也听到了厕所门外的声音。


  「喂?喂?」王志成连忙问道,但是李晓燕已经挂断了,但是我还能听到他

的声音,因为他已经来到了厕所门外。


  这下李晓燕真的紧张起来了,玉手乱推,想把自己从我身体声推开,但我怎

么会让她得逞。


  从后边一手捂住她的嘴,一手继续揉搓着她的酥胸,让她死死的坐在我大腿

上,蜜穴把我整个肉棒都套在其中,充满弹性的翘臀,压迫着我下腹与大腿,有

种说不出的快感。


  「晓燕是你吗?」王志成突然敲响厕所的门,问道。


  我明显能感觉到李晓燕的身体绷得紧紧地,反而蜜穴也因此把我肉棒夹得更

加舒服。


  「晓燕?」王志成试着去扭厕所门上的门把手,这一下反而把我吓出一身冷

汗,还好门锁得好好的,但李晓燕已经香汗淋漓,不知道是紧张很是肉体间交合

所致汗水。


  门锁得好好的,证明还是安全的,我恶趣味得再次从后边亲吻李晓燕的脖子,

并且就快手揉搓酥胸的速度,一只手探到了密穴之上的蓓蕾,配合着我的肉棒,

加大了抽插的力度,让我的下腹一下的撞击她充满弹性的翘臀上。


  「嗯……嗯……」李晓燕即享受又害怕,小脸红红的,护士帽已经歪到了一

边,紧咬着双唇,控制自己不发出声音。


  一门之隔的王志成虽然有点怀疑,还应该没想到门里的正是李晓燕,正被那

个自己所鄙视所厌恶的人,从后背狠狠的操着。


  门外的动静渐渐消失,王志成似乎无趣的走了,李晓燕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因为非常疲倦,靠在我身上,一阵阵肉体的芳香传到我鼻子之中。


  「累了吗?」我温柔的问道。


  「嗯……」李晓燕闭着双眼,轻声回道,我不知道她闭着眼是在享受还是在

休息,也配合的放缓了速度。


  双手不在粗暴,而且温柔的爱抚着她的身体,脖子、酥胸、蛮腰、裴蕾、大

腿,似乱却又带有章法,肉棒也借着翘臀的弹性,在穴壁中扭动,带着翘臀坐在

我身上不断扭动。


  「哦……哦……嗯……嗯……」李晓燕在强烈冲击后进去了另外一个舒服享

受的领域,舒服的呻吟起来,小嘴微张,小舌乱动,似乎唯独它缺少了满足,然

后要需要慰藉。


  只见李晓燕双手往后探去,抚摸起的我的后勺,而推着我的脸往她精致的小

脸靠住。


  我能呼吸到哪急促的呼吸气流,一下下的打到我脸上,李晓燕精致光滑的小

脸,不断在侧边的我的脸蛋上摩擦,似乎在寻找什么一般,直到她的小嘴靠近我

的双唇才发现意图。


  李晓燕饥渴的小嘴再触碰到我双唇一刻,就想小孩发现了自己最喜爱的食物

一样,立即贪婪的含在嘴里,不断的吸吮,唇与唇只间在唾液的滋润下来回亲吻,

舌头已经迫不及待的在对方的嘴里打滚。


  情到浓时,我也顾不及她的小嘴曾经服侍过谁,只知道现在,我们的双唇已

经密不可分,同时双手不断的爱抚她的酥胸,李晓燕充满弹性的臀部不断扭动,

带着我的肉棒在她蜜穴中来回探索。


  现在是下午时间,一般医院都是早上查房,安排任务,一般内科的课室,如

果早上完成了任务,下午可能只会有几个值班的人在,今天护士值班的人不多,

而且任务不忙,所以没人发现李晓燕脱岗了一段时间,一般没事不会有人估计查

勤,而办公室里科室人员也在电脑上完成自己的病例任务,没有发现在旁边的厕

所里,在科室里算的上算一算二的美女小护士,正穿着已经衣不盖体的纯洁护士

服,坐在一个大男人腿上,扭动着自己的翘臀,让身后男人的肉棒为自己带来更

大的愉悦与刺激感。


  这是从来没有试过的满足与刺激的感觉,怪不得李晓燕和王志成喜欢玩那么

多花样,原来感觉这么好。


  我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肉棒似乎快要到达极限,把李晓燕整个人转了过来,面

面相对。


  李晓燕的密穴在与我肉棒短暂分离之后,似乎感觉到了非常空虚,更加渴望

被满满填充的感觉,不断我调整,玉手只抓着我的肉棒,往蜜穴里套住。


  「嗯……」李晓燕的密穴再次把我的肉棒整根包裹其中,那湿润的穴壁一下

下的挤压我肉棒上的组织,似乎想把里面的液体都挤压而出,好让自己的甘泉迎

接更多的能量。


  「舒服!」我知道要到关键时间了,双手托着李晓燕的翘臀,让她穿着白色

丝袜的双腿,紧紧夹在我的腰上,托着她整个身体往上,然后冲力再用力的坐在

我身上,有了她臀部弹性的缓冲,而没有感觉疼痛,反而让肉棒更进一步。


  我当然不会这么满足,而是反复托起,落下,托起落下,就如同九霄云外,

又俯身而下,顿时,肉体与肉体间碰撞,发出了充满节奏的啪打之声,听起来虽

然不太悦耳,却可以令人遐想连篇。


  门外正在认真工作的人,自然不会知道门里正在尽量交媾的两人,一白一黄

的肉体正坐在厕所的马桶上缠绵不断,水乳交融。


  一股暖流正拥挤在我肉棒的顶端,犹豫将在喷火的火上一般,这时候李晓燕

的小嘴再次迎上了我的双唇,嘴里的小嘴正把甜蜜的唾液送到我嘴中,似乎在给

我喷发的能力。


  只感觉包含着我整根肉棒的蜜穴,一鼓鼓带有节奏的压迫,从我的肉棒根部

开始,一下子的把组组往龟头顶部推迫而去,在一阵阵的冲击下,关口终于失守,

一阵阵浓密温烫的精液喷射而出,射进了蜜穴最深之处。


  在密穴之中,也有一股暖流,只待那温烫的冲击,把那一阵最后的防线冲毁,

顿时,双流相冲,飞溅四起,连我的裤子也都湿透了。


  两人犹豫经过了一番大战一般,汗水早已经打湿而来随身的衣服,当然李晓

燕也没穿什么随身的衣服。


  我们相拥而靠,在缓冲过后,很快就从沉醉中恢复过来。


  「我的胸衣呢?」李晓燕想起了什么,并且四处展望,终于在马桶旁的地上

找到残破不堪并且沾满了不明液体的胸衣,看来已经不能再穿了。


  「不要了,直接用护士服把身体盖上,回家再穿吧。」我提议道。


  「那我下班前不就要……」李晓燕表情明显有点难堪。


  「只能这样,我先拔出来先。」我说道。


  李晓燕闻之立即往下体看去,原来我开始软下来的肉搏,还包裹在她的蜜穴

之中。


  「慢慢起来。」在我的指引下,李晓燕轻轻的太高翘臀,然后再她密穴里的

肉棒一点点的出来。


  肉棒与蜜穴刚一分离,乳白色与透明混在一起的黏液就顺势而出,我连忙扯

了点厕所里的纸巾,兜住爱液,并且在她阴唇间轻轻的擦拭。


  李晓燕就这样张开大腿,站着任由我帮她擦拭干净,并且用一个很复杂的眼

神看着我,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好了,我自己来。」只见她开始自己用纸巾沾了有点水,开始擦拭自己的

身体,说实话,这时候的我们两人,全身上下都沾满了汗水、唾液、爱液,在激

情之时觉得那是诱人的芳香,事后却觉得臭味难忍。


  我也开始擦拭自己的身体,这个过程中,我们都各弄各的,并没有说一句话,

当然很大原因此情此刻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见李晓燕真的没有穿胸衣,就把护士服套上了,看了看自己白色丝袜上的

液痕,干脆就整个脱掉,整理一番后,悄悄的打开了厕所门,发现没人后对头对

我说:「我已经满足你了,希望你不要再用这个来威胁我,最多我和你同归于尽。」

说到最后又恢复了冷冷的、满脸嫌弃的表情。


  我还没说话,李晓燕就轻轻的打开了门出去了,在门重新关上那一刻,我看

到她回头看了我一样,嫌弃的眼神里多了一丝的温柔。